襄网>新闻>五花八门>农民企业家疑遭错关十余年 巨额资产被错判给农行

农民企业家疑遭错关十余年 巨额资产被错判给农行

来源:澎湃新闻

导读:原标题:甘肃农民企业家疑遭错关十余年,巨额资产被错判给农行难要回“我和农机公司没有犯罪!”4月12日上午,时隔16年,赵守帅再次走进河南省新乡中院的法庭,为自己..

原标题:甘肃农民企业家疑遭错关十余年,巨额资产被错判给农行难要回襄网xiangw.com

“我和农机公司没有犯罪!”4月12日上午,时隔16年,赵守帅再次走进河南省新乡中院的法庭,为自己讨一个公正。“这是一起经济纠纷,不是合同诈骗。”襄网news.xiangw.com

当日,新乡中院开庭重审了这起1999年的旧案,该案曾让赵守帅入狱11年。而他始终坚称自己无罪,并申诉至今。襄网xiangw.com

赵守帅本是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人,20多年前,他是当地鼎鼎有名的农民企业家,人送外号“赵半城”。那时,他经营的永昌县农机公司在县中心占地一千多平米,还另有一处三千多平米的农机商贸城。襄网www.xiangw.com

1999年1月,29岁的赵守帅忽然被河南警方刑拘,后新乡市中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直至2017年3月,河南省高院认定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发回新乡中院重审。襄网www.xiangw.com

今年4月12日,该案重审开庭。此时,赵守帅经减刑已出狱近8年。襄网news.xiangw.com

“一回来,什么都没有了。”2010年7月,刑满释放的赵守帅回到永昌县,却发现农机公司办公楼及数十套住宅均已易主。原来在他被刑拘至河南那年,金昌中院作出判决,这些房产均为农机公司所涉一起债务纠纷的抵押物,悉数被顶抵给了农行永昌支行。襄网news.xiangw.com

但赵守帅不认这笔“欠债”,他打起了一场“马拉松”式的讨房官司,并最终获得了法院的支持。2014年,案件改判,法院责令永昌支行返还房产。襄网www.xiangw.com

然而,返还执行却异常艰难,官司来回拉锯,执行数次停滞。直到今年3月,兰州中院贴出公告,责令永昌支行在4月21日之前腾出所占房产。4年来永昌支行的行长已换了数任,而赵守帅仍未要回房产。襄网news.xiangw.com

能否收回财产?又能否证明清白?这个4月,寄托了赵守帅16年的期待。襄网xiangw.com

检察机关保护产权典型案例:“原判确有错误”襄网www.xiangw.com

1999年1月15日,赵守帅被河南警方强制带走的当日,时任永昌县检察院检查员连屹恰巧目击了全过程。襄网www.xiangw.com

当日,赵守帅是在永昌县公检法机关大院里被带走的。襄网news.xiangw.com

“三四个人,便衣,围上来就把他控制住,弄上车就走了,前后不到5分钟。”连屹称,争执中,有人问及来人身份,对方亮出了公安的证件,“说是新乡市公安局的”。襄网news.xiangw.com

判决书显示,2002年4月,新乡中院判决赵守帅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法院查明,永昌县农牧机械公司(简称“农机公司”)在1997年里先后向新乡市第一拖拉机厂(简称“新乡一拖”)订购各种型号拖拉机142台,但收到货后,仍有76万余元货款未向拖拉机厂付款。襄网news.xiangw.com

法院认为,农机公司及其法人代表赵守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中,骗取货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襄网www.xiangw.com

“我们当年和河南、山东的很多厂商都有合作,年销售额上千万,为什么要故意拖欠他70多万?当时只是在价格上产生了一些纠纷。”赵守帅不断向检察机关逐级申诉,河南省检察院的抗诉让该案迎来了转机。襄网news.xiangw.com

2016年9月,河南省检察院向河南高院抗诉,认为该案“判决确有错误”。次年3月,河南高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新乡中院重审。襄网xiangw.com

我国刑法规定,合同诈骗罪的情形包括,明知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或者有效的担保,采取欺骗手段与他人签订合同。襄网www.xiangw.com

原审法院认定,农机公司与新乡一拖订立合同时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其固定资产被抵押、同时还欠有银行贷款。而河南省检察院复查时发现,农机公司的贷款时间并非案发同期,而且案发时农机公司还拥有多套固定资产,包括1019.64平米的办公楼、面积3528平米的土地等,均证明其具有履行合同的能力。襄网news.xiangw.com

“这是一起公安机关介入经济纠纷而引发的错案。”4月12日庭审现场,赵守帅的两名辩护人表示,经济纠纷应该通过民事诉讼解决,而不应“扩大”到刑事手段。襄网xiangw.com

2018年1月,“赵守帅合同诈骗案”被最高检公布为涉产权刑事申诉、国家赔偿和赔偿监督的典型案例。襄网xiangw.com

据《检察日报》报道,赵守帅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办理有关产权刑事案件,必须严格区分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的界限,对于法律界限不明、罪与非罪界限不清的,不作为犯罪处理。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复查认定原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审裁判确有错误,依法提出抗诉,充分发挥了检察机关在产权保护中的法律监督职能。”襄网www.xiangw.com

时隔16年,该案重审开庭,赵守帅详细地向法庭回忆了当年的生意往来,并在最后陈述中说,“恳请法官严格区别经济纠纷与合同诈骗”。襄网www.xiangw.com

“我和农机公司没有犯罪。”赵守帅说。襄网xiangw.com

被跨省抓捕后遭家乡法院“缺席裁判”,甘肃省检抗诉襄网xiangw.com

赵守帅被河南警方带走后,连屹再见到赵守帅,已经是11年后。襄网www.xiangw.com

2010年,出狱不到1个月,赵守帅就开始向永昌县检察院反映情况,内容涉及多套房产被抵押给农行永昌支行的债务纠纷案。其时,连屹任永昌县检察院院反渎职侵权局局长。襄网xiangw.com

在出狱后8年的申诉中,赵守帅所涉的河南“合同诈骗案”、甘肃农行永昌支行债务纠纷案,都经由两省检察院抗诉,后被两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在此过程中,永昌县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调取到的多份证据,起到了关键作用。襄网www.xiangw.com

“当年(河南那边)一判,他的房产叮铃哐啷就被卖了。”连屹说。1999年,金昌中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使得农机公司1019.64平米的办公楼和19套住宅楼变成了农行永昌支行的财产。襄网xiangw.com

2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