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五花八门>怀孕被判刑不用坐牢?女毒贩精心计算生俩娃仍被收监

怀孕被判刑不用坐牢?女毒贩精心计算生俩娃仍被收监

来源:扬子晚报

导读:原标题:怀孕在身被判了刑也不用坐牢? 女毒贩精心计算生俩娃仍被收监不到30岁的年纪,已经是4个孩子的妈妈,在别人眼里这可能是一位家庭美满的全职太太,过着专心哺育..

原标题:怀孕在身被判了刑也不用坐牢? 女毒贩精心计算生俩娃仍被收监襄网news.xiangw.com

不到30岁的年纪,已经是4个孩子的妈妈,在别人眼里这可能是一位家庭美满的全职太太,过着专心哺育子女的生活。不过徐玉梅(化名)的人生却在她第二次做妈妈后就发生了偏差。襄网news.xiangw.com

早在2014年,尚在哺乳期的她就因为持有毒品被取保候审,随后怀着第三胎的她仍没有停止从事毒品交易,被抓获后判处无期徒刑,又因生产哺乳而暂时监外执行。四年多的时间里,她怀孕、哺乳,精确计算监外执行的时间,好在收监前怀孕,以反复申请监外执行。襄网xiangw.com

这样拿孩子当“保护伞”,利用法律的人性化之举钻空子,真的可以像她盘算的那样“逍遥法外”吗?襄网news.xiangw.com

通讯员徐晓红叶蓓紫牛新闻记者刘浏襄网xiangw.com

一个非典型毒贩襄网news.xiangw.com

取保候审期间又怀孕她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去贩毒襄阳全搜索

徐玉梅,女,1988年出生,初中文化,曾因卖淫和非法持有毒品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徐玉梅与丈夫在2012年2月、2014年2月生下两个女儿。2014年,其丈夫王勇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死缓,同年12月4日,徐玉梅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公安机关抓获,由于此时仍处于二女儿的哺乳期,她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襄网xiangw.com

然而,案发后她利用取保候审条件,继续自己的犯罪行为,于2015年1月、2月因涉嫌贩卖毒品罪分别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在这期间,她与他人发生关系,怀上了第三胎。襄阳全搜索

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赵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2014年7月至2015年2月,徐玉梅多次贩卖毒品或与他人共同出资购买毒品用以贩卖。“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多次从她身上搜出过携带的少量毒品,不过并没有交易证据,她表示这是帮朋友带的。”襄网xiangw.com

逃过死刑被判无期借哺乳婴儿申请监外执行襄网xiangw.com

案件的性质在徐玉梅的同伙落网后发生了转变。在一快递点,她的同伙被警方抓获,该同伙当时正收取广州“上家”寄来的毒品,随后警方查实二人贩卖毒品1289.098克,数量巨大。襄阳全搜索

2016年11月25日此案审判时,徐玉梅因作案时系怀孕妇女,依法不应当判处死刑,以贩卖毒品罪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而此时她已经将第三个孩子生下。2016年12月6日,她以婴儿需要哺乳为由,提出暂予监外执行申请。南京市中级法院依法做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期限到2017年2月25日哺乳期结束为止。襄网xiangw.com

南京市江宁区司法局将徐玉梅先安置在辖区内进行社区矫正,只等时间一到,就进行收押。襄网xiangw.com

收监前她又怀上了法院再次决定监外执行襄网xiangw.com

“什么!又怀孕了?”2017年2月27日,在收押前例行体检中,执法人员得知,徐玉梅正处于早孕状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只得再次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要知道,徐玉梅的丈夫早就因为贩卖毒品被判处死缓,一直被关押在监狱里,这一次孩子的父亲又是谁呢?襄网news.xiangw.com

江宁区人民检察院发现这一情况后认为很蹊跷,向区司法局发出检察建议,将徐玉梅作为重点矫正人员,制定详细的矫正预案,加强风险管控,防止发生脱管漏管或再次犯罪的情形。2017年9月,徐玉梅生下了小儿子。襄阳全搜索

考虑到她的小儿子处于哺乳期,而且一旦收监,她的四个孩子都将没有人照料,法院又一次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矫正期至2018年9月13日。襄网news.xiangw.com

插曲襄网news.xiangw.com

庭审,她都特地带着小孩来襄网xiangw.com

赵煜检察官告诉记者,第一次见到徐玉梅时她刚生完二女儿不久,正处取保候审期间。“我当时就劝她不要再从事和毒品相关的活动,也不要考虑再生了,该受的刑罚迟早要承担,不可能一直逃避下去。但是她只跟我说不行,她要养小孩,不能进去坐牢。”“甚至在两次庭审的时候,她都特地带着小孩来,妨碍了诉讼顺利进行。”襄网xiangw.com

自作孽……襄网news.xiangw.com

监外执行仍多次违规法院下达收监令襄网xiangw.com

从立案侦查阶段到刑罚执行阶段,徐玉梅在已有两个孩子、其丈夫服刑的情况下仍反复怀孕、哺乳,连生两个孩子,这多少有点不合常理。有观点认为,徐玉梅极有可能是故意与他人发生关系,通过怀孕来逃避刑罚。襄网xiangw.com

经过调查了解,徐玉梅的两次非婚生子,都不是同一个父亲,而这些男子的身份都与涉毒人员有些关联。也就是说,徐玉梅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与犯罪分子极可能还有接触,甚至有可能在毒品犯罪中发挥作用。襄网xiangw.com

据江宁区检察院负责社区矫正的检察官助理王永军介绍,《社区矫正实施办法》规定,社区矫正人员需定期向司法所报告个人情况,每月需参加集中教育学习,有劳动能力的应当参加社区服务,同时有定位功能的电子手环也不能取下。襄阳全搜索

2017年11月10日,徐玉梅没有按规定参与司法所组织的集中教育学习活动,这周的电话汇报也没有完成,司法所对她进行了警告处分。同年11月她再度违规,司法所下达了《违反社区矫正规定警告决定书》,警告她再有一次就要收监了。襄阳全搜索

但没过几天,徐玉梅卸下了自己的电子定位手环,被司法局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发现。江宁区检察院立即向该区司法局发出了收监执行检察建议:徐玉梅在社区矫正期间多次违规,按规定必须收监执行无期徒刑,妥善安置四个孩子。襄网news.xiangw.com

2018年1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徐玉梅的收监执行决定下达。襄阳全搜索

2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