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揭秘重庆女代驾司机的夜行生活:随身带防狼喷雾,庆幸没用过

揭秘重庆女代驾司机的夜行生活:随身带防狼喷雾,庆幸没用过

来源:互联网

导读:你酒足饭饱思被窝时,是他们一天工作的开始。他们骑着自行车,举着手机,净往饭店和酒吧街跑。寒风中、夜色里,开着别人的汽车,走完别人的回家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你酒足饭饱思被窝时,是他们一天工作的开始。

他们骑着自行车,举着手机,净往饭店和酒吧街跑。寒风中、夜色里,开着别人的汽车,走完别人的回家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代驾。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代驾司机以男性居多,偶尔出现的女司机则格外引人关注。重庆持证的代驾女司机并不多(不足百人)。而距离主城数十公里的涪陵,目前仅有3名代驾女司机。一次偶然的机会,记者目睹了“三朵玫瑰”的风采,并用她们的酸甜苦辣故事,为你还原代驾女司机不一样的人生。

田景碧32岁入行时间:2016年9月

凌晨没有回涪陵的车
她在四公里桥洞下坐一夜

2016年9月14日,田景碧在滴滴代驾上注册,随后接到了第一个代驾单。在这以前,田景碧做过销售、蛋糕店的裱花师、物业客服人员。在做代驾以前,她是涪陵某汽车公司的库管员。

为啥要当代驾?田景碧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跟酒驾“对抗”。她喜欢看新闻,看到很多酒驾新闻,觉得“代驾”就是跟酒驾的一种“对抗”。

大家可能经常看到:代驾司机们踩着代步车在大街小巷穿梭。这台代步车不便宜,田景碧买成2500余元。和大多数人一样,她起初只把代驾当作兼职,跑了接近一年,才下“血本”买一辆代步车。

从兼职到专职的转变,也在这一年发生。田景碧还清楚地记得,第一个月挣了约1200元,第二个月1500元,第三个月4000元,再后来……她算了一下,从做专职代驾以来,自己的月均收入约6000元。

从兼职到专职,田景碧也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她说:“其实,我还是舍不得库管员的工作。行政班、双休、事情不多,人很轻松。代驾的收入略高一点,但人很累。”

在涪陵3个女代驾中,田景碧持有上岗证。起初,出于安全考虑,老公并不支持,“直到有几次去偏僻的地方,他送我,有了切身感受后,他才心放宽了一些。”

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外界对于女性出行安全更加关注。自然,这也成了她和服务对象的话题。“95%以上的客人都说,女娃儿出来安不安全哟……”田景碧觉得,她还是比较安全的,代驾平台有即时定位,如果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就会显示“沉睡”,女司机需要在“很安全”和“需要救援”之间作出选择。

从业一年多,田景碧接到的最大一单是从涪陵到南坪喜来登酒店,收了500多元(代驾费),到达已是次日凌晨1点多。没有回去的车,田景碧跟人打听,听说四公里(枢纽站)有回涪陵的车。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她声称自己找了一个旅馆住下。实际上,她在四公里一个桥洞下坐了一夜,想坐最早的一班车回涪陵。结果很曲折:四公里没有到涪陵的客车,她只好坐轻轨换乘动车回去。

“这种经历,说出来,你们莫笑我哈……”田景碧翻开自己的代驾记录,这样的“折腾”不止一次,去年11月25日,她代驾到长寿,回来时高速公路管制,她只好骑代步车走老路(国道),到家用了4个多小时。

为了做代驾,田景碧觉得自己“真的失去了很多”,她戏言“朋友笑我太爱钱,我回答,我爱钱,我取之有道。”做代驾最忙的时候,她一晚上接了9个单,从晚上7点半忙到夜里1点过。

做过销售,田景碧也懂得“客户关系维护”,因此形成了固定的老客户。“我女儿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妈妈,今天可不可以陪我睡觉、今天能不能不出去。”有时候,她本来答应了陪孩子,结果一个电话就把她叫了出去,“客户关系得维护。”

徐顺菊35岁入行时间:2017年10月

晚上11点后的业务不接
轻踩刹车化解尴尬

送过快递、开过出租、当过基层综治专干……35岁的徐顺菊看起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

相比于田景碧,徐顺菊的代驾经历更轻松一点,她更看重的是这份职业的自由度,不耽搁其他事,有事或者人不舒服时,“把软件(代驾平台)关了就是”。她的最高纪录是一晚上接了6个单,但只接晚8点至11点的业务,过了这个时段,无论是出于安全或是身体考虑,她都不跑了。

当过多年的出租车驾驶员,驾驶技术自然是不摆了。她笑言,“开出租车要自己出车或交板板钱,代驾只需要出个人就行了。”这也是她从事代驾的“实在理由”。相比于出租车驾驶员,代驾会“轻松很多”。

徐顺菊最大的一单业务是从涪陵城区到武陵山风景区,收了230多元。那是冬天,山上没下雪,但已经很冷了,雾很大,这里的家庭小旅馆每晚40元到50元,但此时是夜里1点,大多已经关门。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

2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