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704校花”调查:披着兼职换购外衣的“校园贷”

“704校花”调查:披着兼职换购外衣的“校园贷”

来源:新京报

导读:原标题:“704校花”:兼职换购面具下的校园贷400余大学生因未还款被起诉,几乎无人应诉2015年12月,“704校花”产品正在宣传。微博截图上大学以来,齐晓东..

原标题:“704校花”:兼职换购面具下的校园贷

400余大学生因未还款被起诉,几乎无人应诉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15年12月,“704校花”产品正在宣传。微博截图

上大学以来,齐晓东看过很多与“校园贷”有关的新闻,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因还不上钱自杀的学生。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成为新闻的主角。

7月6日早6点,他刚醒就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报道:《借“校园贷”买高档手机,400多名大学生成被告》。

报道称,来自广西、江西、贵州等地的400余名大学生从广西某金融公司借款后,因为未还款被该公司起诉,涉案学生无一应诉。学生们认为,“校园贷”等于非法放贷,他们借的钱不用还。

齐晓东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条“假新闻”,大学生不可能这么不懂法。但他点开新闻图片后发现,原告正是“坑”过他的广西柒零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柒零肆”)。他极有可能也是被告之一。

参与审理此案的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高新法庭法官滕彬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去年12月起,该院陆续受理了400余起柒零肆诉大学生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目前已立案122起,缺席判决十余起。

法院向立案的122名被告送达了传票等司法文书,大部分被拒收。“很多被告与柒零肆签协议是2015年左右,现在已经毕业了,户籍地址发生了变更,因此可能没收到应诉材料。”滕彬说,但少部分签收的被告,也没有到庭应诉。

披着兼职换购外衣的校园贷

齐晓东接触到“校园贷”纯属偶然。2015年12月,他正在武汉的一所高校读大一。一天下午,一名同届男生到他们宿舍递了两张传单,宣传一款名为“704校花”的产品。

“他说这个可以找兼职,提前预支工资再分期还。”齐晓东说,传单上写着,学生预支商品或现金,每月做兼职分期还款,一个工时算10块,工时不够的部分按一小时13块还现金。传单上没有任何“贷款”的字样。

齐晓东的父母每月给他1500元生活费,他不爱社交,在武汉生活足够了。他顺手把传单放在室友桌上,室友看到却动了心,鼓动了齐晓东陪他一起去。

南昌的尹音和3名室友,也是因为同学介绍才知道“704校花”的。尹音所在的学校每年学费近2万,她每月的生活费五六千。女孩们不缺钱,也没意识到这是校园贷。她们做兼职只是为了“好玩”,而且先收钱后还钱的模式“再怎么样都不会吃亏”。

贵阳的邹路也不缺钱。他父母在老家拥有一家小地产公司,他只想找份兼职消磨时间。和许多学生一样,2016年6月刚看到“704校花”的宣传时他还有些顾虑,怕上当受骗,于是搜索了许多与这家公司相关的消息。

据“704校花”微信公号介绍,推出“704校花”产品的广西柒零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13日在南宁注册成立,在桂林、武汉、南昌、贵阳等19个城市陆续设立了实体办公点;同年10月13日,与“柳州银行”签订深度战略合作协议。截至2016年6月,“704校花”共有5万学生用户。

公号里还写道,2016年5月20日,共青团中央学校部向柒零肆复函,同意其作为“全国大学生社会实践及兼职实习活动的合作伙伴单位,参与全国范围内的有关工作策划、组织和实施。”

看到这些介绍,邹路的顾虑散得一干二净。但2018年7月12日,共青团中央学校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据他了解,他们和柒零肆“应该没有这样的合作”。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

2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