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投资养老床位被骗 68岁老人49万血本无归

投资养老床位被骗 68岁老人49万血本无归

来源:互联网

导读:“我观望了三四年,做梦也没想到还是掉进坑里了。”68岁的陈大伯至今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觉得自己足够谨小慎微,投入前搜集了很多信息进行判断,但最终他还是没躲过陷阱..

“我观望了三四年,做梦也没想到还是掉进坑里了。”68岁的陈大伯至今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觉得自己足够谨小慎微,投入前搜集了很多信息进行判断,但最终他还是没躲过陷阱,49万,他和老伴的全部家当,说没就没了。

出事后,陈大伯至今没跟儿子说过,老两口默默承担着这个噩耗,钱报记者采访到的涉事老人,几乎都选择瞒着子女,理由也都差不多:“不敢说,会被骂死的。”

多则四五十万,甚至上百万,少则三四万,这些老人,几乎倾其所有,把养老钱都投进这个项目。

观察了三四年出手还是被骗

陈大伯是爱福家紫荆花路分部的会员,他是从去年开始购买爱福家的产品,“一开始投入1万,后来慢慢追加了10多万,今年又投了30多万,一共是49万。”

早在2013年左右,陈大伯就知道“爱福家”,当时身边有熟人购买了这个机构的产品,向他推荐,但被陈大伯拒绝,“我不相信啊,我什么理财产品都没买过,弄不懂,也不信。”

但这几年,陈大伯和老伴经常会去爱福家参加聚会。这里可以打牌、打乒乓球、喝茶聊天,有时还会组织大家短途旅游。

“5元办个会员卡就能来。我们就一个孩子,已经成家了,平时家里就我们俩,也没什么事,社区活动室很多都是更年轻的人,搓个麻将都嫌我们手脚慢,玩不到一起,来这里的是年纪差不多的,一起聚聚还挺热闹的。”

三四年下来,陈大伯一直秉承着“不懂理财,也不乱买”的原则,始终没出手,一直到去年。陈大伯因为生病做了两次大手术,两次手术期间,儿子总共也就在医院待了几个小时,都是来签字。“他经常出差,忙得不行,根本抽不出时间来陪我们。”那次之后,陈大伯有很强烈的感觉,“以后养老,肯定指望不上孩子,要自己想办法。”

而爱福家声称是一家养老平台,成为会员,可以优先享受旗下的养老产品,免费住养老院。

“可以长期住,也可以候鸟一样飞来飞去,还有医疗服务,有人做饭,本金到期了,想取就取出来。”业务员向陈大伯推荐的是,买的越多享受的服务就越多。

陈大伯说自己也没有盲目相信,去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我看到很多新闻上都有关于它的报道,还有知名演员来代言。”

陈大伯说:“关键是,我都观察它三四年了,一直都很正常啊。所以去年先投了一万进去,看看没事,后来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今年3月份,爱福家推出三个月短期的产品,陈大伯想想很快就能把钱拿回来,一下子就又投了30万进去,“做梦也没想到会出事。”

投入40万就能免费住养老院

和陈大伯一样,觉得自己不是头脑发热的还有70多岁的蒋大伯。

“我南京去了两趟,看它那个养老院,庭院式的,有池塘,养的有鸡鸭,相当好,养老养生结合的,杭州那个我也去看过,像五星级宾馆,比一般的养老院好太多,看了后就动心了。”

蒋大伯还认真研究过爱福家的董事长曹斌铭。

“他是个大孝子的形象,时时刻刻提起他的父亲,我们这代人最重这个了,对了,他说父亲还是个老兵,我也是老兵,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蒋大伯拿出手机,里面有他今年和曹的合影,见过本人后,他更加相信这个公司,“我有三个小孩,都忙着工作,来照顾我不方便,我想着这个养老项目是个好事情。”

就这样,蒋大伯去年先投了一万,之后又陆续追加,一直到事发前,共投入了48万元。爱福家的工作人员给他的说法是,投入40万,集团下的养老院就可以免费住,本金以后还能让子女继承。

看起来,身材高大的蒋大伯是所有人中,情绪最为平静的,说话很慢,偶尔停下愣下神,眼睛盯着前方,又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就是一心养老,年纪大的人,最怕孤单,它的宣传真是抓住了我们老年人的心理,如果它这个不是养老的项目,我是肯定不参加的。”

架不住工作人员的热情投了钱

除了“养老“这个概念触到了老年人的痛点外,和经常见诸报端的、向老年人兜售保健品的产品套路一样,爱福家门店的工作人员对老人们极其热情。

“每次来,都很客气,泡上一杯茶,阿姨长阿姨短的。“陈大伯的老伴形容,真是比自己的孩子都热情,”我们老头子生病出院后,他们还带了水果到家里来看望,说实话,是挺感动的。“

60岁的刘阿姨是从外地来给女儿带孩子的,去年投了四万多元进来。

“外孙上学去,我一个人在家像哑巴一样,在这里,可以和其他人一起聊天,它这里场地大,有时候还组织大家包饺子,包馄饨,我说我没钱买产品,他们说没关系的,来玩就行。后来,实在不好意思,去年就投了。“

根据爱福家的宣传,依照投入金额多少,利息低的有近百分之十,高的则百分之十五,对于这个回报率,老人们都不觉得很高。

出事后被儿子骂作老糊涂

爱福家曝出老板跑路的消息后,陈大伯等人都懵了。

“他就是太相信爱福家了,我不让他投那么多,他还骂我脑子不清楚,现在可怎么办。”陈大伯的老伴说着说着开始掉眼泪,“这些钱都是孩子以及亲戚朋友凑给我们,给他看病的,这下可怎么说?”

出事后,陈大伯没敢告诉儿子儿媳,老两口整宿整宿睡不着觉,默默消化这个噩耗,“不敢说啊,我儿子以为我在这里就买了一两万,还提醒过我说,小心点,别把棺材本都赔进去了。让他们知道,家里要乱套了。”

“我也不敢给我女儿说,她知道了,非吃了我不可。“56岁的陈阿姨是投钱最早的,2014年开始到今年,陆续投入了50多万,其中30多万是女儿的钱,放在她这里代为保管。

出事后,她一直瞒着女儿,直到上个星期,女儿要用钱,陈阿姨拿不出来了,才不得不说出来。

“她知道后就不理我了,我那天在她家等她到10点多,她也不愿意回来见我。“陈阿姨开始掉眼泪,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里面是她一段段带着哭腔的语音。

而出了事情后,第一时间告诉儿子的蒋大伯则被儿子骂了,“说我们两个老糊涂,败家子。”

卖的是养老产品,这是老人们不惜倾自己所有购买爱福家产品的原因之一,就像蒋大伯所说,这个主打击中了老人们的痛点,因为参与其中的老年人几乎都遭遇了养老之痛:子女太忙,无暇顾及。

除此之外,保本、回报率不高也不低,这些都成让老人们吃了定心丸。

另一方面,以前,我们听到老人被骗的新闻,总认为他们是因为太无知,太盲目,没有预估风险的意识,但这次采访,我发现,被牵涉其中的老年人并非是盲目相信,在巨额投入前也尽自己所能做“功课”:比如观望三四年才出手,比如先小投入一点,比如搜集这个公司和老总曹斌铭的信息,比如了解国家的产业政策……他们觉得已经慎之又慎,只是现实的复杂性远超出他们的想象,所以最终还没躲过陷阱。

不过,和这些惨重的损失比,更让人唏嘘的是,出事后,大多数老人选择不告诉子女,而是独自默默承受,因为害怕被指责,害怕家庭失谐,害怕不被原谅,这种心理担忧和损失巨额财产的心理伤痛一样沉重。

相关新闻

解构集资诈骗骗局,身边有这样的人和事儿钱包就快瘪了

集资诈骗就像滚雪球。街头的传单、电话里的推销、电视上的广告,无孔不入的宣传,吸引了各色人等,他们的白花花的票子,不断地附着到了翻滚的雪球上,直到日出温高,雪化成水。但郭亮、刘圆集资诈骗一案,展示了另一种“滚雪球”的方式,高回报的承诺,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仅在亲朋好友间口口相传。熟人之间的信任,让这场集资诈骗的雪球越滚越大。5年间,90多人的2700多万元血本无归。

扎心了!投资养老床位被骗 68岁老人49万血本无归被亲儿子破口大骂

案发:

诈骗2700多万无法偿还

现年55岁的郭亮是吉林人,他的妻子刘圆30岁,山西人,干过出纳,两人有一个孩子。

2010年,郭亮在北京注册了北京惠利汇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2014年又注册成立北京惠利汇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我任两家公司的法人,主要是吸收公众存款做外汇理财。”郭亮说,“我和妻子以公司名义和客户签订投资理财协议,承诺保本保固定收益,一年投资年回报率13%,半年10%,三个月7.88%。”

之后,郭亮陆续在山西、天津、吉林等地开了5家分公司,其中山西临汾的公司由其岳母娄某打理。

刘圆虽然在公司没有具体的职务,但却是公司实际的“财务主管”。刘圆说,自己按郭亮的吩咐,对公司的每笔合同款项、客户姓名、理财项目开始和结束日期、返还本金和利息的日期等情况进行登记。“我共有五个笔记本记录这些情况,一个分公司一本。”

郭亮说,从2012年开始,公司就处于了“入不敷出”的情况,直到2015年6月,资金链出了问题,导致90多名客户的投资款2700多万元无法偿还。当月 23日,郭亮带着妻儿逃到成都。逃跑前,二人将记账本和北京分公司的合同全部销毁。去成都的路上,郭亮把手机给扔了。

一对夫妻,从最初的一个小公司,到最后的5家分公司,诈骗2700万,这场骗局如何做到让90多人“前赴后继”呢?

让岳母和朋友管理分公司

郭亮说,他只管分公司的经理,不管分公司的员工,郭亮这种抓大放小的策略如何奏效呢?他从说服亲友开始,先让亲友相信“高收益、高回报”的承诺。

山西分公司是除了北京分公司外,最早成立的,负责人是郭亮的岳母娄某,娄某是被“口碑传播”影响的第一个人。

娄某称,自己是在女儿和女婿的反复劝说下,才同意担任临汾公司的负责人。“我一开始不同意,但刘圆和郭亮多次向我描绘炒外汇的好处,并承诺保证吸收的客户投资款安全,我才答应了。”

虽然娄某一开始不同意,但郭亮许诺给她6%的业务提成,让其每个最多可收入7万余元,平均下来,每个月也有2到3万元。

随着业务的扩大,娄某找来了自己表姐韩明做公司会计。韩明先后介绍自己15个同事、亲友和邻居,投了254万元。案发前,山西分公司吸收的资金累计达3300余万元。

崔磊是郭亮的朋友,2014年,郭亮带其考察完北京和天津的分公司后,崔磊被郭亮任命为长春分公司的负责人。在长春分公司,他自己先投了40万,接着又让自己的姑姑投了30万元,他还向自己的老同学推荐了这款理财产品,而同学又把自己母亲拉了进来,投了10万元。

分公司会计拉11名亲友“下水”

分公司的负责人被搞定之后,下面的没有底薪的员工也如法炮制,放弃了打电话、发传单、摆地摊、打广告的拉业务形式,他们将把目光锁定在了亲朋好友身上。

王兰(化名)2010年被招到北京分公司做会计,“郭亮夫妻俩向我推荐了这一理财产品,我觉得收益不错,就向亲友推荐。”

王兰也承认,她自始至终也没见过公司里谁炒过外汇,但郭亮和刘圆口中的“承诺保本保固定收益”的确在一定时间内得到了兑现,她自己投了50万元后,又向自己的姐妹哥嫂等人介绍了这一炒外汇理财产品。

因为信任,王兰的亲友们纷纷投钱,投完又介绍给自己其他的亲友。其中王兰的嫂子金琳投了109万元后,又介绍给了自己女儿,女儿又投了16万元。

截至案发,王兰的11名亲友相继和北京分公司签订了理财合同,除了收回的一点利息,他们的钱全都打了水漂。

在天津分公司,业务员张鹏入职后,没有底薪,只能靠提成,迫于业绩压力,他最先把这一“国家金融主管部门许可”的赚钱好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之后他又把自己的堂弟、表弟等7人一网打尽。

在这场集资诈骗中,几乎所有的受害者都是彼此认识的熟人,熟人之间的介绍、推荐就像有了“保险”,很多受害者的手里往往只有一纸合同,而郭亮和刘圆拿钱干了什么,没人见过,没人细究,更没人质疑。

2700万巨款去向成谜

郭亮称,自己在北京国贸和香港有炒外汇的操盘端口,一个端口最少500万元,还雇有专业的操盘手。但在妻子口中,一个“不会玩电脑,连记账都用本子记”的人,郭亮真的拿这些人的钱炒外汇了吗?

不管是涉案公司的内部人员,还是投资者都称没有见过所谓的端口和操盘手。进入侦查阶段后,郭亮的供述也屡屡改口。

他先是称,吸收来的钱找人兑换成外汇后,存入其在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和三和银行的个人账户,再网上登录福汇、嘉盛等外汇交易平台进行买卖外汇的操作。

但侦查机关查实其并没有上述三个银行账户后,郭亮又改口称,他吸收的资金通过一位名叫张天的人炒外汇,以现金形式直接给他,张天赚钱后返给其现金。但反常的是,郭亮称,与张天相识17年,却连他的手机号也记不住找不到。

加之郭亮和刘圆逃跑时将账目全部销毁,“炒外汇”说法更加无从查证。

案发后,侦查员在四川成都郭亮的暂住地进行搜查时,起获并扣押现金27万元。在北京昌平,刘圆名下的三套住房也被查封。

此外,证据显示,郭亮与刘圆曾从银行账户中提现四千余万元,现去向不明。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