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故事尾声:登报找债主处置最后资产

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故事尾声:登报找债主处置最后资产

来源:澎湃新闻

导读:原标题: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故事尾声:登报找债主处置最后资产温州晚报8月8日刊登的公告。澎湃新闻记者张刘涛图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的故事或许可以划上句号了。..

原标题: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故事尾声:登报找债主处置最后资产

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故事尾声:登报找债主处置最后资产

温州晚报8月8日刊登的公告。澎湃新闻记者张刘涛图

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的故事或许可以划上句号了。

澎湃新闻从8月8日《温州晚报》12版刊登的一则公告发现,署名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管理人称,面向公司债权人,对其破产财产实施二次分配,本次分配为最后分配。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钱包,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

这段录音一度成为2013年的网络流行语,被网友戏称为“黄鹤体”或“黄鹤录音”。至今,网上仍可搜到以此段骂词为歌词的网络歌曲《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当时,面对该杜撰的荒诞段子,全国众多温州商人曾集体维权,向多地政府部门举报此诋毁行为。此后,相关商贩受到行政处罚。

8月8日《温州晚报》12版的公告称,面向的公告人系(2011)温龙商破字第1号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债权人。《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破产清算再次分配方案》已于2018年5月12日经债权人委员会全体成员表决通过,并于2018年7月18日经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2011)温龙商破字第1-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认可,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六条之规定,由管理人执行,对该公司破产财产实施二次分配,本次分配为最后分配。

公告称,二次分配将于2018年8月10日开始实施,由管理人根据各债权人提供的银行账号以银行转账方式支付。最后分配的破产财产分配额为人民币6338292.36元,参与分配均为普通债权,债权总额为234033691.5元。对二次分配中债权人未受领的破产财产分配额,管理人将予以提存。债权人自本次公告之日起满二个月仍不领取的,视为放弃受领分配的权利,管理人或人民法院将提存的分配额分配给其他债权人。

这意味着,即便在《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网络神曲爆红期间,“厂长跑路”的“江南皮革厂”仍在依照法定破产程序,将剩余资产用以偿还债务。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江南皮革厂”全称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2002年在温州设立,位于温州市龙湾区,投资方为温州江南控股集团,董事长黄作兴,做阀门起家。投产后,江南控股集团占皮革厂50%股份,黄作兴将工厂交给其侄子黄鹤管理经营。黄鹤拥有工厂10%股份,系法人代表。

资料显示,投产开始,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一直经营良好,一度成为当地知名皮革企业。2010年实现销售额3.41亿元,利润3425万元。当年还在台州临海开了新厂,两家工厂的产值合计达5亿。

良好的经营状况持续到2011年厂长黄鹤跑路。在一些媒体上,黄鹤被称为“温州跑路老板第一人”。

至于黄鹤跑路的原因,坊间传言是他欠了巨额赌债无法偿还。因其人至今下落不明,这至今仍是个谜。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据钱江晚报报道,之后,黄作兴给侄子还掉了部分债务。当时,黄作兴一共拿出了近1.3亿元,偿还了工厂的担保款和工人工资。江南皮革厂随之破产清算,这个曾经的温州品牌不复存在。

澎湃新闻从温州有关部门获悉,在债务偿还期间,当地相关部门主动参与了对接协调,确保员工工资妥善发放。因处置得当,温州从未出现黄鹤跑路后员工拿产品抵工资的情况。在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温州,“黄鹤跑路”的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之后进入破产清算,这也仅仅是一起普通的企业破产事件。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

2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