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他每天直播10余小时 帮助50名流浪者与家人团聚

他每天直播10余小时 帮助50名流浪者与家人团聚

来源:工人日报

导读:通过蔡艳球的直播,许多人开始意识到一个事实:许多流浪者,其实是有家,有亲人在牵挂甚至寻找的,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失联,难以归去。如果不是遭遇苦难,不是所有人都会把..

通过蔡艳球的直播,许多人开始意识到一个事实:许多流浪者,其实是有家,有亲人在牵挂甚至寻找的,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失联,难以归去。

如果不是遭遇苦难,不是所有人都会把流浪生活作为人生终点。

也就是说,每一个露宿街头者,都有不为人知的沉痛故事,故事的背后,流泪的往往不只是一个人,故事的两头,一头是流浪,一头是流泪。

在现实条件下,只有流浪者自己走进救助站和派出所求助,才能被有关方面关注,但迈出这一步并不容易。因为,许多流浪者的身体、心智、心理因素都制约着他们迈出求助之路,而这些恰恰是他们流浪的原因所在。

一辆孤独的桑塔纳穿越在大地上,我们需要的不只是一个蔡艳球,更需要对流浪者的主动帮扶机制,这样的帮扶不只是物质层面。

在网红圈子里,很少有像蔡艳球这样的主播。

首先,他长得不帅,身形瘦削,胡子拉碴;其次,他不善言辞,“唱歌也不是一般难听”,直播间常年只能维持最低的清晰度,还时常对不上焦;再者,履历更谈不上光鲜,江西九江农家出身,初中文化,穿着破旧的运动鞋,开着一辆1万多元的二手桑塔纳。他做主播也没赚到什么钱,整天端着手机直播10多个小时,甚至被外人当作流浪者,还瞒着妻子欠下外债。

但蔡艳球已经在虎牙直播上有了37.6万个粉丝,甚至有许多网友留言呼吁:请让这样的主播多一点。因为,在他的直播中,网友看见了难得的温情。自2016年7月开播至今,蔡艳球自费开车“流浪”近9万公里,足迹遍布滇、赣、粤等地,成功帮助50名流浪者与家人团圆。

“我懂得失去家人的痛”

蔡艳球的直播间叫“牛哥追梦”,用牛一样的“倔脾气”,追逐着“帮流浪者回家”的团圆梦,直播内容可谓特立独行:在路边、桥底、垃圾堆附近寻找流浪者,通过各种方式帮他们联系家人,或说服他们到救助站、派出所等机构求助。在直播世界中,如此内容并不“讨巧”。灰头土脸的流浪者不会为直播画面增色多少,但仅仅是接近他们这一环,就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多数流浪者把自己封闭在内心世界,丧失了与人沟通的基本能力。”为了让一名流浪者打开话腔,蔡艳球有时需蹲守近一周。这些被路人视若无睹的流浪者,往往身在人迹罕至的桥洞、烂尾楼、公厕里面,蚊虫飞舞、阴暗潮湿的环境,让外人与流浪者接触的每一秒都变得难捱。

“有时候,感觉自己就像高级流浪者,有车有房有家,依然居无定所。”与流浪者接触久了,蔡艳球有时也会像他们一样头发油腻,指甲、脸上满是脏污。为了寻找流浪者,他很少能安定下来。他家并不富裕,早年他当过搬运工、摆过街边摊,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回家抱儿子。而当生活逐渐起色后,在孩子最需要陪伴的年龄,他却选择背井离乡去帮助流浪者。

这个选择多少源自他的经历。1994年,蔡艳球的哥哥不慎走失,全家找了3天3夜才找到,但不久后,哥哥就在家人怀抱中去世了。“他患有癫痫,走失时瘫痪在床的母亲哭了好久,我懂得失去家人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这种痛楚,让蔡艳球再也不能对流浪者视而不见。2016年,他在广东湛江摆地摊,忽然看到有一个流浪汉赤脚在路上捡烟头抽,他就想起了哥哥,蹲在河边哭了1个小时,泪干后,下定决心帮流浪者回家。

在朋友的建议下他做了主播,“之所以选择直播,就想既能传递正能量,又能产生一定回报。”但回报迟迟未能到来。“第一个月打赏收入只有3.8元;第二个月勉强过百元。”更糟的是,直播开销远比想象的大,仅一个月流量费便高达2000元,加上车费、给流浪者买东西的费用,一个月动辄七八千元。为了能按时给家里打生活费,他受过不少朋友的“救助”,还瞒着妻子欠下3万元外债。

那辆车就是债务的一部分。2016年7月开播时,为了提升寻找效率,蔡艳球借钱买车,每天吃住在车上,车前排放着折叠自行车,后排摆放着被子和洗漱用品,晚上把车停路旁就凑合一宿。只有需要带流浪者洗澡时,他才去小宾馆开20元一位的房间。12元一碗盖浇饭,算是他最奢侈的一餐。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

2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