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

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

来源:光明网生活频道

导读: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8月30日凌晨12时47分,13岁的徐天赐从舅舅家4层卧室坠楼身亡,此前他一直躲..

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8月30日凌晨12时47分,13岁的徐天赐从舅舅家4层卧室坠楼身亡,此前他一直躲在屋里玩当前最火爆的网络游戏《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又名“吃鸡游戏”)。本来他约好和同学玩到凌晨3点,但因为感到困乏在夜里11点40分左右跟同学道别。坚持玩到后半夜的同学怎么也没有想到,徐天赐提前道别了这一局游戏,也提前道别了他花季的人生。

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徐天赐的母亲郁礼花认为,孩子跳楼是模仿游戏中的跳楼场景,她为孩子陷入游戏中无法分辨虚拟和现实而悔恨,要起诉游戏公司,要告得游戏公司破产。此言论在网上引发争论,很多网友觉得徐天赐的死与游戏无关,甚至有人说郁礼花是“网络碰瓷”。郁礼花对此回应道,相似的案例并非我一个,沉迷网游的孩子也并非徐天赐一个,如果真的赢得赔偿,她会把赔偿捐出去。这个暑假过后,13岁的徐天赐就将升入初中,见到新的同学。为此,他和家人一起去南非度假。由于长期从事国际贸易,父母几乎每年放假都会安排他去国外玩。徐天赐去南非大概玩了将近两个月,前面一个多月的时间郁礼花因为要陪妹妹,并没有跟着去,徐天赐在爸爸身边。

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男孩玩“吃鸡”坠亡 沉迷游戏实在是很让人担忧了家属很难过以前姑妈家的孩子就喜欢玩网络游戏。郁礼花猜测,儿子徐天赐应该是在这一个多月里喜欢上游戏的。几年前,父母发现徐天赐沉迷游戏,便把家中电脑搬走,也没有给徐天赐买手机和ipad等设备,都是给他买足球、篮球、滑板车等体育运动设备,他只能在同学和亲戚家玩游戏。郁礼花后来到了南非,跟儿子度过了这个暑假的最后一段时光,她带着儿子在阳光下玩耍,拍了很多小视频,视频中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小男生站在海边开心地笑着。而这些视频现如今都成了郁礼花心中最后的纪念。假期快结束了,徐天赐的父亲想锻炼儿子让他自己回国,但后来觉得孩子还是太小,便让儿子和先行回国的舅舅一家一起回来,等父母处理完在南非最后几天的工作,再回国接他回家。徐天赐回国后住在舅舅家,8月29日晚上,舅舅让他们准备睡觉。洗过澡后,徐天赐就回房上床了。在上床前,他去拿表姐的ipad,姐姐一度不想借给他,他就趁姐姐不注意拿了过来。11点,舅舅敲了敲徐天赐的房门,问他睡了没有。听房间里没有声音,舅舅便安心了。但没想到,这个时候徐天赐正在床上轻手轻脚的跟同学一起玩《绝地求生》。第二天清晨,徐天赐的舅舅被物业的电话惊醒,物业问他“你家是不是有小孩儿掉楼下去了”。舅舅赶快跑出去,才看到躺在外面的徐天赐。根据法医鉴定和勘验,徐天赐坠楼的时间被确定在午夜零时47分。徐天赐的舅舅赶快打越洋电话给郁礼花,此时的南非还在深夜,郁礼花在睡梦中被惊醒。家人告诉她,徐天赐正在抢救,让他们夫妇赶紧回来,还要把大儿子也叫回来。当天晚上,郁礼花就没有再睡下,马上订了机票。她当时并没有想到儿子徐天赐坠楼身亡,以为是出了车祸。但想到家人为何让她把大儿子也叫回来,就觉得可能“不是小事”。后来,郁礼花才知道,给他们夫妇打电话的时候,徐天赐其实已经死亡。当时跟徐天赐一起玩游戏的同学小俞介绍,本来当天两个人约好一起玩到凌晨3点,但大概在夜里11点40分的左右,徐天赐说自己有点累了,聊了一会儿就说要休息。后来,小俞坚持玩到了后半夜。等天亮他起床后,给徐天赐发信息却怎么也不回。后来才知道,徐天赐跟自己的道别成了“诀别”。郁礼花夫妇赶回后,警方告诉他们徐天赐在坠楼前一直在玩“吃鸡游戏”。郁礼花说,警方已排除刑事案件可能,但不排除沉迷游戏分不出虚拟和现实导致的模仿行为。儿子死后,郁礼花哭红了眼。徐天赐的妹妹也因为哥哥坠楼身亡而不敢独自睡觉。郁礼花说,徐天赐是他三个孩子中长得最清秀的,也是缺点最少的一个。这个孩子阳光、开朗、善良,如果不是沉迷游戏,根本就没有“自杀”的理由。徐天赐的学习成绩不算太优秀,但因为他们长期接触国外教育,对于考试成绩并不是太看重,觉得只要尽力就好,所以在成绩上也没有过分逼迫孩子。虽然不让徐天赐玩网游,不给他买电子设备,但徐天赐也并不叛逆,家里一度让徐天赐去孔子学校学习,培养孩子知书达理,因此徐天赐很懂得谦让、孝顺,也没有哭闹要买电子设备。母子两个约定,等徐天赐初中毕业,也就是满16岁的时候,再给他买电子设备。所以,郁礼花认为儿子绝不可能“自杀”,就是沉迷网络游戏无法自拔,出现幻觉和模仿。因此她想要起诉游戏公司,加强对未成年人玩游戏的监管。郁礼花的这个想法,虽然得到了很多家长的认同,但在网络上,很多人都将矛头指向她,认为是他们父母没有管好孩子,而让游戏背锅。“我家孩子不是留守儿童。”郁礼花说,虽然做生意很忙,但他们家并没有放松对孩子的监管。“他上学的时候,我基本都在国内,偶尔出去一个月,也会让亲戚来照顾他,并且跟亲戚和孩子都交代清楚,生活作息和习惯不变,跟我在身边的时候一样。周末就去兴趣小组学习,有时候逛逛街,踢踢球,看看电影,每周仍会按例给他100元零花钱。”对于网上很多人的质疑,郁礼花说她也想过驳斥,但后来想很多人可能都不是为人父母,不了解有孩子的情况,甚至有很多都是“水军”。她说看到一些父母给她留言,都有同样的感受。“滴滴顺风车为什么会整改,就因为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如果我们每个人的小孩出事,都做缩头乌龟,社会怎么进步,那些活着的孩子怎么办?游戏公司不能为了挣钱什么都不管。”郁礼花说。她还有一个女儿,她也担心女儿沉迷游戏。还有跟徐天赐一起打游戏的那个同学,据郁礼花后来了解,那个孩子曾威胁父母,如果不让他打游戏就离家出走,他的父母害怕孩子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来,晚上就用凳子高高低低的摆放在门口,想着孩子真出门了就能碰出动静来。最近几天,郁礼花一直在处理儿子的后事,除了要“入土为安”之外,还要处理因此陷入的家庭矛盾。虽然孩子是在舅舅家坠楼身亡的,不过郁礼花说,她和老公最终还是原谅了孩子的舅舅。“我和我老公很开明,很多人都说我们可以借此向孩子舅舅索赔,但我们只需要他当面给我们道个歉就可以了。毕竟他也是孩子的亲人,不是故意的。”此外,还有儿子身亡后的保险理赔工作。由于夫妇俩长期来往国内外,因此他们有给孩子买保险的意识。郁礼花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她家里条件很好,并不缺钱,之前扬言起诉游戏公司索赔,绝对不是为了钱。“有人说我是‘网络碰瓷’,真不是。就算是真的告赢了,赔给我的钱我也会捐给希望工程。”为了起诉游戏公司,郁礼花也咨询了一些法律圈的朋友,有人告诉她诉讼的最大争议点在于,徐天赐跳楼自杀与玩网络游戏之间是否有足够的关联性。因此,郁礼花也在网上搜索相关的案例,她希望能够找到更多跟自己一样的受害父母。在网上她发现确实有一些类似的案例。每找到这些案例的时候,他都会想起自己的儿子徐天赐。长期关注网络游戏对青少年侵害的浩东律师事务所张晓玲律师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在她所接触到的网络游戏成瘾的受害家庭中,确有因模仿游戏中的行为动作而引发的伤害事件,徐天赐这样的跳楼身亡的案例属于比较极端和典型的,原告方要对关联性进行举证是该案的关键点。前几天,郁礼花刚刚从公安机关手里将儿子徐天赐当晚玩游戏用的ipad拿回家,她把ipad给了自己的大儿子,让他看一下徐天赐在事发当晚的游戏和聊天记录,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更有力的证据。同时,她还在等待公安机关最终给她案件的调查材料。郁礼花可能不知道,即便她真的提出诉讼,因为痴迷网络导致孩子死亡而起诉游戏公司的人,她也不是第一人。早在14年前,就有一个跟徐天赐同龄的孩子,因为沉迷游戏无法自拔而从高楼跳下,结束了短暂的一生。2004年12月27日清晨,天津塘沽的13岁少年张潇艺起床洗漱后离家,他径直上了最高的24层,然后攀登铁梯推开天窗爬上楼顶悄然写下了4页遗书后,从楼顶天台飞跃而下。他身后的遗书上写道:“我崇拜的是she、守望者,他们让我享受到了一种快乐的感觉。我有三个知心朋友———大第安、泰兰德、复仇天神……”事后,张潇艺的父亲才知道,儿子的三个知心朋友,全部来自于当时著名的网游《魔兽争霸》。张父在整理儿子遗物时发现了张潇艺留下的4本共计8万字的网游笔记《守望者传》,这时候张父才知道,儿子早已经陷入到游戏中无法分辨现实和虚拟的人生。于是,张潇艺在一次长达36个小时的上网后变得“精神异常”,最终实施了从楼顶飞跃的行为。事发后,张潇艺的父母就此将诉状递交到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张潇艺死前上网的网吧和所玩游戏的开发商。但最终被法院以“证据不足”而驳回。在张潇艺跳楼的14年后,同样13岁的徐天赐从4层楼跳下,其坠楼前玩的游戏名叫《绝地求生》,其火爆程度可以与当年的《魔兽争霸》相媲美。《绝地求生》是一款战术竞技射击类游戏。百度百科上对该游戏的叙述为:玩家需要在游戏地图上收集各种资源,并在不断缩小的安全区域内对抗其他玩家,让自己生存到最后。其游戏规则类似于日本著名导演深作欣二、北野武制作的恐怖电影《大逃杀》。因此该游戏在pc版上被命名为《绝地求生:大逃杀》(手机版为《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由于玩家在游戏获胜后会出现“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台词,因此又被称为“吃鸡游戏”。身为人母的郁礼花平时不玩游戏,手机除了用来通讯之外,还会用来拍短视频和小直播,因此她自认为不是一个古板的“土包子”。但“吃鸡游戏”也是郁礼花在儿子出事以后才听说的。郁礼花还听说,游戏中玩家可以从楼房的窗户跳下,人却不会死,只会损伤一点点血。她认为这也是让她儿子去尝试模仿的原因之一。很多该款游戏的玩家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该款游戏是一款第一视角游戏,画面制作非常精美,动作设定和环境刻画也非常真实,比起前几年的射击类游戏《反恐精英》(又称“cs”)更加逼真,游戏中确实充斥了杀人、格斗的画面。而在“跳窗”这个动作环节中,确实存在从三四层楼跳下只会损失“血”,而不会马上摔“死”的情况。如果从更高的楼层跳下,才有可能会马上“死掉”。郁礼花说,儿子徐天赐从小就喜欢模仿,以前他看到电视里冰镇饮料的广告,喝一口饮料就能吐出冰气将人冻住,儿子就会模仿这个动作,喝饮料的时候朝她吹气。她觉得,模仿是小孩子的天性,游戏中存在暴力、杀人、跳楼等情节,就不适合这么小的孩子玩。《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在《绝地求生》游戏的开机画面,是游戏人物在高空下坠跳伞的场景,下方有一行非常小的字:本网络游戏适合16岁以上的用户使用。郁礼花说,儿子在家里没有手机和ipad,她也不知道13岁的儿子是从何时开始注册了游戏账号的,又是如何进入这个跟恐怖电影里的情节相似的游戏中的。其实,要登录《绝地求生》这款“适合16岁以上用户”的游戏并不难。该游戏下载后有两个注册登录的方式,一个是qq登录,一个是微信登录,点击他们中任意一个,都会直接绑定手机当前的qq或者微信。记者点击“qq登录”按钮后,游戏会自动绑定手机上的qq,但需要qq进行实名认证,记者输入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证后,即可登录游戏,在这一过程中并没有核实输入的证件号是否为持证者本人。在一些游戏贴吧、论坛上就有网友称,《绝地求生》游戏注册其实只需要姓名和身份证号,并没有对身份证进行查验,所以只要去找一个身份证就可以登录。记者发现在百度上搜索“身份证信息”可以找到很多链接。其中在页面上有“为您推荐”一栏,上面注明“2018身份证号码大全”、“2018身份证大全有效”、“2018防沉迷身份证大全”。记者点击其中的“2018防沉迷身份证大全”,就能搜索到很多提供身份证信息的网页,在百度图片上也能搜索到很多身份证的图片,其中有的在名字和身份证号上打码,有的则没有打码。记者用百度图片上一个2006年出生的儿童李某涵的身份证信息在《绝地求生》的登录页面注册,填写了姓名和身份证号后,就可以登录游戏。也不用查验记者是否为未成年人。此外,通过“为您推荐”一栏中的“2018身份证号码大全”等词条,还能够搜到百度贴吧上关于身份证的信息。包括“丢失身份证吧”、“遗失身份证吧”、“手持sfz吧”、“未成年身份证吧”等。这些贴吧中都有大量销售身份证信息的帖子。其中很多都明确表示“解绑防沉迷用”。记者在“未成年身份证吧”内看到一则“求未成年身份证,带名字,腾讯防沉迷用的”的帖子,帖子内有人留下联系方式销售身份证号,记者加了其中一个人的微信。这个微信名为“sfz何乐不为”的微信号告诉记者,身份证信息10元一张,可以注册游戏破解成长守护平台。记者支付了10元钱后,对方发过来一个1996年出生的北京女生殷某然的身份证,上面姓名、住址、身份证号和照片都清晰可见。记者更换了一个qq号登录《绝地求生》,然后用买来的身份证信息实名认证了qq号,就可以成功登录《绝地求生》游戏。对此,腾讯游戏成长守护平台客服表示,确实存在孩子账号被家长绑定后,使用新申请的qq号和非本人身份证号注册“小号”玩游戏的情况。出现该情况只能家长发现后,与孩子沟通,绑定这些“小号”。目前,平台方面的技术还达不到核查身份信息是否为持证者本人,只能待技术升级后慢慢改进。随后记者针对百度搜索、百度贴吧上存在的大量身份证信息和销售身份证信息的行为向互联网举报中心进行了举报。去年,腾讯出台了防止游戏沉迷的“成长守护平台”,但很多家长告诉《法制晚报》记者,“成长守护平台”其实对防止孩子沉迷游戏并没有太大的帮助,很多孩子都知道破解的办法。因为孩子在登录游戏的时候,不对其使用的身份证信息进行核查,所以很多孩子都用家长或者亲友的身份证信息登录。成长守护平台可以绑定孩子的游戏账号,由此来控制孩子玩游戏的时间和花费的金钱,但前提是必须知道孩子的账号信息。而如果孩子在被绑定后,用其他qq号(或微信号)和身份证登录游戏,成长守护平台根本无法限制。从张晓玲律师这些年来收集的青少年沉迷游戏的案例来看,家长们反馈“成长守护平台”的开发者也是游戏的开发者,所以很难带来实质效果。“这个平台漏洞很大,在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找到各种破解方法。”在张晓玲律师看来,中国的法律体系建设往往是滞后的,都是先有案例然后才有相应的法规。现在网络游戏的发展非常迅速,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造成的悲剧已经有很多了,到了法律跟上管理的时候了。张晓玲律师认为,推动游戏的分级立法管理才是根本。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符宇航等10名人大代表联名建议:必须严格控制网络游戏过度传播,捍卫青少年身心健康。有的游戏充斥着暴力、色情、贪婪等元素,甚至部分游戏恶搞历史人物,已经成为不少未成年人增加家庭经济负担甚至诱发犯罪的“精神毒品”。符宇航等人建议,应从国家层面严控网络(手机)游戏的传播,实施分级管理、实名制。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