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

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

来源:光明网生活频道

导读: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20年前,人贩子在宜昌市十三码头一菜市场门前,用糖果骗走了3岁男娃。后经辗转,孩子被送到广东省汕头市一村民家中..

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20年前,人贩子在宜昌市十三码头一菜市场门前,用糖果骗走了3岁男娃。后经辗转,孩子被送到广东省汕头市一村民家中长大成人,并改姓林。上个月,宜昌市公安局伍家岗区分局民警核查该案,远赴陈波家中,他这才知道了自己的新身份,真实姓名叫陈波。

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14日,亲生母亲李祚平决定从宜昌出发,前往广东看望儿子。临行前,她在万寿桥派出所接受了采访,并首次与儿子通话。李祚平,重庆云阳人。她至今记得,儿子笑起来,左边脸颊有个小酒窝。“娃长得漂亮,是菜市场里出了名的!”1998年,她和丈夫带着孩子在宜昌市十三码头菜市场摆摊卖菜,那年陈波3岁。娃娃爱笑,招人喜欢,几乎是人见人爱。李祚平说,出事那天是星期天,恰好那天生意出奇的好。丈夫将娃从出租房带到摊位后,因从老家来了亲戚,独自离开了。她忙乎时,看见陈波与另几个小朋友在菜场门口沙堆里耍。没过多久,与陈波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先后回到父母摊位,唯独少了陈波。李祚平问及之下,其他小朋友说,“有人拿了块巧克力糖,陈波就跟别人走了。”

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儿子3岁走失被送至广东汕头 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家属了这把李祚平吓得不轻!她说,虽然打工辛苦,但从没亏待儿子。丈夫几乎每天给儿子买饮料和糖,后来发现陈波吃了零食后,食欲越来越差,恰好那几天就没买给孩子。李祚平发疯似的跑出了门,菜市场前后没找着,又跑到大街上边问边喊。丈夫火速赶回市场后,又跑进万寿桥派出所报案。紧接着发动亲戚、朋友四处找人。“当时好多出租车司机见我着急,得知在找孩子,也不收车费,还帮忙出谋划策。”李祚平说,孩子被人拐走后,当时菜市场几乎是炸开了锅,从那之后,各家摊主几乎不敢让娃儿独自在外面玩。丢了儿子后,李祚平和丈夫陈本正穿梭在宜昌城大街小巷寻找无果,开始冷静思考。两人根据儿子的性格和习惯分析,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熟人更便于抱走孩子。”李祚平说。两口子分析认为,他们在宜昌时间不长,熟人大多是老乡。此后,两人开始不间断的往返于云阳与宜昌之间,之间的次数,李祚平也记不清了。当时只要是熟人,就要去他们家里看看。出事后,两口子大多精力忙于找孩子,生意越来越差。没过多久,两人返回了云阳老家,在镇上做起了小买卖。直至后来,李祚平又怀了孩子,她才暂停了寻子之路。而丈夫却从未中断。“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就会去找!”李祚平说,媒体、志愿者、打拐办,我们都去过。孩子最大的特征,是遗传了外婆,两耳门处,各有一针眼。不仔细观察发现不了。其间,有热心人打电话,说在北京发现一男孩与陈波有相似之处。从未出过远门的陈本正,又专门去了北京,却无功而返。几年之后,次子出生后,算是给一家人带来了少许安慰。李祚平说,每当抱起这个孩子,她会情不自禁抹泪,并联想到,“陈波,你在哪?你还好吗……”过了几年,李祚平又怀上了第三个孩子。这在那个计划生育年代,政策是不允许的。但李祚平和丈夫对孩子有股特殊的感情。宁愿交罚款,也要让这个孩子来到世上。如今,李祚平二子在读大学,三子在上高中。为照顾孩子读书、生活,夫妻两也从乡镇搬到了县城来做生意。眼看现代科技越来越发达,国家越来越重视打拐,李祚平和丈夫认为,找回孩子的希望也会越来越大。2014年,李祚平和丈夫找到云阳县公安局,主动提出采集自己的dna,便于日后科技手段寻子。当地警方采集了血样,去年,宜昌警方又采集了。今年年初,李祚平突然接到了宜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的电话,电话中,她得知警方找到了陈波。孩子在广东汕尾市一村民家中长大成人,如今在广州市打工。怎么找到的呢?去年,陈波在广州打工时,当地警方核查流动人口信息,采集了陈波的血样,比对出他的dna与远在宜昌报案的李祚平相同。广东警方将该线索经湖北省公安厅传至宜昌市公安局后,这才联系上了李祚平。夫妻两欣喜若狂,失散20年的儿子,终于有消息了。夫妇俩迫不及待要前往广东省见儿子,但民警说,陈波对自己被拐的经历一无所知,对于自己的新身份,需要一段缓冲期。待民警与陈波见面,并再次核验身份后,会积极促成家人重逢。虽然仍是等待,但这次等待,对李祚平及丈夫而言,她们看到了希望。万寿桥派出所副所长谭靓和民警张锋,决定前往广东省寻找陈波。出发前,他们给陈波打电话,表明身份及来意后,提出见一面。但陈波很是警觉,曾一度怀疑自己遭遇了骗局。无奈之下,警方只有先找到陈波的养父母。8月26日晚10时,两人抵达广东省汕头市金灶镇后,通过当地派出所和社区,见到了陈波的养父林某。林某承认陈波是收养的。林说,20年前,堂哥将陈波抱回家中,交到他手上代为抚养。一养就到了现在。陈波初中毕业后,不愿读书了,即随亲戚去了广州打工。问及堂哥下落,林某说:5年前,已因病去世。次日,在林某证实下,谭靓和张锋转道去了广州市白云区,此刻的陈波在当地一制衣作坊内打工。陈波说,直至宜昌警察找到家里,养父才告诉他真实情况。“这些年,养父母对我很好,自己很幸福,对现今生活也很满意。消息太突然,给我一个缓冲期。”谭靓和张锋站在伦理和道德的层面,耐心交流与劝说,他逐步打消顾虑,这才同意先以亲戚的方式相互走动,同意与父母见面。谭靓返回宜昌后,即刻告知了李祚平。很快能见到儿子了,夫妻两很是兴奋。9月14日,因丈夫要在家中照理生意和照顾正在读书的三子。李祚平和陈波的舅舅辗转到了宜昌,欲乘坐当晚火车前往广州。临行前,两人到了万寿桥派出所,专门向谭靓等人致谢。李祚平打开手机,翻开朋友圈封面,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出现在记者面前。她清晰记得,这是陈波一岁时,她将儿子放在脚盆里,请摄像师拍的照片。因中途多次搬家,目前仅留有两张。由于过于思念儿子,李祚平提出当着谭靓,给儿子打电话。记者在现场看到,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停顿了约5秒钟,紧接着,相互问候:“你好!”李祚平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这一刻她等了、盼了20年。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