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

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

来源:中国经营报

导读: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这里是剑南春总部所在地。一手将剑南春推向“茅五剑”巅峰的乔天明,在9月12日~14日..

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这里是剑南春总部所在地。一手将剑南春推向“茅五剑”巅峰的乔天明,在9月12日~14日受审于距此250公里之外的四川省乐山市。乔天明被检察机关起诉的罪名包括行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后者源于原属绵竹市国有企业的剑南春集团于2003年改制。

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在乔天明受审的同时,一场“剑南春杯”2018年全国(u21)篮球青年男子锦标赛,在绵竹市拉开帷幕。该赛事已经连续七年在绵竹举行,但乔天明早已不能代表冠名单位致辞。对于乔天明案,乐山市中院称将“择期宣判”。“剑南春近10年来可谓命运多舛,”绵竹市政府一位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可以说剑南春失去了最好的机会。”记者注意到,号称总投资36亿元的剑南春大唐国酒生态园,也因此在2014年3月开工后至今仍在建设中。“乔天明事件的明朗,对于剑南春来说应该是好事。”白酒专家杨承平说他终于看到了乔天明的最新消息,虽然剑南春在运营中失去了最好的市场机会,但是未来有可能会推进新一轮股改,在营销、品牌、渠道上进行变革。

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28亿富豪受审 作为剑南春的老总或让整个企业前景黯淡《中国经营报》记者拿到的一份绵竹市政府相关材料里,明确绵竹白酒产业是当前的工作之一,提到“推动剑南春上市,进入资本市场”。就此,记者联系采访包括剑南春集团品牌总监李锦、乔天明之子乔愚等多位高管,但是被拒之于剑南春集团总部的大门之外。被调查的三年9月12日,出现在乐山市中院法庭上的乔天明,距离2015年5月“失联”已有三年之久。这一次调查,不同于2012年底受李春城案影响,被中纪委短暂“询问”。记者梳理这三年多以来乔天明出现的频次,屈指可数。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2月,乔天明曾短暂返回过绵竹,签署完一些授权文件后,就没有再公开露面。此后,2017年1月9日,有白酒行业人士曾发朋友圈称乔天明近期回家疗养,但随后该消息被删除。“去年底,乔天明在绵竹又短暂露面,据说是取保候审,但很快离开绵竹后又没有消息了。”绵竹市有官员向《中国经营报》表示。今年3月,《中国经营报》刊发《剑南春涨价背后两难:高端路线受重压乔天明或退出》一文之后,剑南春集团成都办事处夏波约见记者称,集团领导有不同意见。记者要求采访乔天明,但一直未得到明确回复。此后,在今年7月24日,乔天明以剑南春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在成都当地媒体发文,表示要“高质量打造中国白酒金三角”,希望重振川酒。“这应该是以乔天明名义,代表剑南春对振兴川酒的一种表态而已。”上述官员表示,当时包括五粮液(66.420,2.03,3.15%)等“六朵金花”都表了态。现年69岁的乔天明,在2017年的福布斯富豪榜上,以28亿元的身价位列四川富豪榜第28位。记者注意到,在剑南春的官方网站上,乔天明仍以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的名义发表《有梦想,才能腾飞》的致辞。但如今,乔天明在失联三年之后坐上了被告席,被指控在2003年剑南春改制期间,通过虚列对经销商的应付款、虚列广告费、提前跨期支付广告费等方式,私分国有资产约2.6亿元,并向四川省原副省长李成云行贿38万元。剑南春的国企改制,由乔天明主导。2003年,是乔天明接任剑南春集团董事长的第三年。为此,乔天明与杨冬云、徐占成、蔡发富等20名高管组建了同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盛投资”),入主剑南春集团。同盛投资持股69.54%,战略投资者四川蓝剑公司持股8.61%,四川融信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38%,其余的16.47%股权则由剑南春集团工会代全体员工持股。记者查阅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启信宝后发现,当前剑南春集团的股东已经发生变化,同盛投资持有股权76%,四川蓝剑持有10.2%,成都鸿美投资有限公司持有6.37%,四川福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持有6.37%,剑南春集团工会持有1.06%。同盛投资的股东中,乔天明持有41%股权,从而实现间接持有剑南春集团31.16%股权。此外,成都鸿美的股东之一为成都甲乙木投资有限公司,乔天明儿子乔愚持有60%股权,而该公司持有成都鸿美30%股权。由此,乔愚间接持有剑南春集团1.15%股权。如今的股东格局,是在一场维权风波之后才形成的。2012年8月10日,剑南春集团提出将职工在公司改制时获得的“出资证明”换成“信托持股受益权证明”,导致剑南春职工一片哗然,反对这一方案,甚至走上街头以及到成都维权。当年底,在乔天明被中纪委问询之后,他开始积极处理职工的股权纠纷。2013年7月,剑南春集团按照14.96元(税前)/1元出资额(1元/股)的对价,回购了职工手中的股权,约有90%的职工选择卖出股份。“当时大家觉得条件还可以,也就卖了自己的股权。”在剑南老街旁边的家属院里,一位职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但是直到看到乔天明受审,才知道他当时改制私分了国有资产,“只有等待判决结果了。”乔天明的商业帝国在成都市中心春熙路附近的一栋写字楼里,剑南春集团成都办事处有三层办公室。在每年的糖酒会期间,这里成为招商的展示窗口,人头攒动。9月20日,记者在这里看到的是一片冷清,灰尘遍布,只有12层有十余人在办公。在门口的墙面上,分别悬挂着四川剑海投资有限公司、绵竹剑南春对外经济贸易有限公司、四川美大康华康药业有限公司、四川剑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诸多招牌。这些都是乔天明组建的“商业帝国”的一部分。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剑南春在多元发展道路上,除了白酒之外,还涉及医药、生物能源、投资、担保、重工、管材、艺术品等多个领域,这也是乔天明多年来组建的商业网络。启信宝查询系统显示,乔天明担任法人的机构有13家,担任股东的机构有3家,担任高管的机构有28家。其中,对于乔天明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他持有41%股权的同盛投资,以及间接持有31.16%股权的剑南春集团。在乔天明关联的诸多企业中,这两家企业都不同程度持有相应股权。其中,美大康医药股东中,剑南春集团持有7.92%股权,同盛投资持有0.88%股权;剑海投资股东中,剑南春集团持有55.5%股权,同盛投资持有40%股权;四川益民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由剑南春集团持有50%股权。此外,乔天明儿子乔愚则持有成都甲乙木投资有限公司50%股权,成都鑫洪茂投资有限公司7%股权(其中乔天明持有81%股权),成都凯辉投资有限公司37%股权。这些投资公司直接或间接指向与剑南春相关联的公司或者业务。“从乔天明的投资来看,他在多元化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了。”四川白酒行业人士评论说,摊子铺得太大、太宽,反而使得企业无法集中精力应对白酒深度调整以及此后的行业复苏,失去了原有的竞争力。剑南春变革迫在眉睫2014年3月7日,绵竹剑南春大唐国酒生态园项目举行开工仪式。当时,乔天明宣布,该项目原计划总投资36亿元,总建筑面积60万平方米,占地1500亩。项目建成后,将为剑南春集团年新增销售收入40亿元以上,年新增利润约6.5亿元,年新增税金10亿元以上。但截至目前,《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项目现场了解到,生态园的一期项目仍未完工。根据环评文件显示,一期项目预计投资4.5亿元,预计2017年9月投产。该项目主要用于储酒,包括白酒库、陶坛库、玻璃瓶库等,其原酒最大储量约2.645万吨,由此剑南春的总储酒能力达到12.645万吨。“至于项目何时全面建设完成尚不清楚,但我们仍然在推进。”剑南春负责该项目环评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投产时间只是一个环评参考。如今,产能的制约成为剑南春进一步扩张的掣肘。“汶川大地震,剑南春损失高达10亿元;2012年因为股权引发员工维权,之后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在白酒市场逐渐恢复之时,乔天明又被调查至今,”绵竹市有熟悉剑南春的官员以郎酒为例,“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与乔天明的被调查时间差不多,但是回归郎酒的汪俊林迅速将郎酒拉回正常发展的轨道,2017年郎酒集团销售收入突破110亿元,并提出2020年上市的目标。”如今,四川重振川酒“六朵金花”的战略已然加速。近日,德阳市经信委发布的一份文件中提到,2022年剑南春主营业务收入目标是突破150亿元。据剑南春在2017年8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其核心大单品水晶剑财年内(剑南春财年为每年的8月1日至下一年的7月31日)营收约80亿元,集团收入突破百亿。这也是自乔天明被调查之后剑南春最好的增长。“我们最担心的是剑南春的产品、渠道和政策会随着人事调整发生变化。”在剑南老街参观剑南春酒坊的一位川内县级经销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代理的水晶剑目前在一个县的年销售达到600万元,未来一旦大幅提价,作为县级主流消费的水晶剑必然受到影响。对于酒业专家杨承平来说,他期待的正是剑南春在未来进行一系列品牌、团队、渠道、营销的变革。“剑南春已经失去了‘茅五剑’时代的品牌地位,甚至于沦落到一个地方区域品牌,必须要跳出现有的格局。”杨承平认为,市场售价398元的水晶剑虽然是剑南春的大单品,但是多年来营销推广不足,产品缺乏创新,渠道过于传统。此外,其高端白酒东方红,10多年来一直未能培育起来,无法拉动其他产品成长。记者在剑南春天猫旗舰店看到,售价988元的东方红月销售只有46笔,与其月销售1676笔的水晶剑相比,显然差距很大。此外,对于剑南春来说,在去年初以9.087亿元回购法国lv集团所持有的文君酒55%股权,如今也陷入尴尬境地。此前,lv集团将文君酒定位成偏重小批量的高端产品,价格区间处于600~1000元之间,但销售市场却持续萎缩,高位产品价格与低弱品牌价值形成反差。“文君酒要继续走lv的路子显然无法持续生存,但是要回归白酒行业的传统渠道又比较困难。”杨承平说,文君酒还需要剑南春大的投入,这就要看剑南春管理层稳定之后的战略。就此,四川白酒行业资深人士杨习章认为,“文君酒的地域特色太明显,跟剑南春没有品牌震动和互联。”因此,剑南春应该和文君酒完全区隔,进行独立运作,“但文君酒销售的市场体量估计也就30个亿。”后乔天明时代变数早在今年3月,绵竹市相关人士曾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乔天明或将退出剑南春。如今,随着乔天明案件的“择期宣判”,让剑南春的“后乔天明时代”充满变数。“关键是法院如何认定私分国有资产。”有白酒行业人士分析说,如果判决乔天明私分国有资产成立,那么就需要乔天明归还2.6亿元现金或者是折算为股权。据记者了解,目前绵竹市派出一个以政协副主席带队的工作组,驻扎在剑南春集团,主要是维稳需要。公司的经营仍由公司高管杨冬云、蔡发富等负责,乔天明儿子乔愚仍然在负责销售。就此,记者多方联系上述高管,但最终被拒之于门外。按照绵竹市的思路,当前的主要工作就是实现剑南春“剑指百亿”,并推动其上市,进入资本市场。记者注意到,四川剑南春股份有限公司早在1996年就成立了。启信宝查询系统显示,该公司目前股东为7个,其中剑南春集团持有79.38%的股权,职工个人股17.31%,此外为剑南春技协服务公司、德阳聚宝盆商贸有限公司、同盛投资等股东持有。该公司近几年一直在分红,今年7月对2017年度利润进行了分配,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5.25元(含税)。“至于是整体上市,还是股份公司上市,目前尚不得而知。”上述行业人士认为,绵竹市当然期望未来能够推动上市,最好的方式就是能够有话语权,比如国资平台参股进来,因此剑南春在乔天明一案完结之后,或将推动新一轮股权改革。这一切,都有待于乔天明案的正式宣判,或将让剑南春的未来明朗起来。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