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

“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

来源:光明网生活频道

导读:“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伤赵阳(化名),河南人,今年32岁,洛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英语教育专业毕业。..

“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伤赵阳(化名),河南人,今年32岁,洛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英语教育专业毕业。作为“被精神病”的大学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2015年7月至11月在洛师就读期间被强制送往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治疗。出院后起诉学院和医院索赔17万元,要求对方公开赔礼道歉。经历一审判决和二审发回重审。

“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伤2018年10月16日,洛阳市洛龙区法院表示,目前正在依法审理中,将作出公正判决。10月20日,赵阳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谈了自己被强制治疗等屈辱、痛苦经历,但他对重审胜诉信心满满。访谈中,华商报记者能明显感受到赵阳的头脑思维神志清醒,语言表述清楚。如果不是被精神病134天的痛苦经历,赵阳说他的生活轨迹不会是现在这样下降的趋势线,多姿多彩的生活就像人们憧憬的天空蓝……2015年7月20日,赵阳在就读的洛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被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医务人员强制带走就医,直到2015年11月30日,赵阳才得以出院。这134天的“被精神病”隔离治疗,成为他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2014年10月,赵阳考取洛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英语教育专业,他是班上唯一的一名男生,作为当年的社会生,他比其他同学差不多要年长10岁。

“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被精神病”大学生:担心服药有后遗症 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身心受伤在性格和人际交往方面,赵阳总给人性格内向、孤僻的感觉。赵阳说,他入学后因为休学、复学、调换宿舍等事因逐渐与学院老师陈贯安产生过节。陈贯安曾通知他的父母,称赵阳在学校行为表现异常,属于精神障碍患者,要求赵阳家人必须提供赵阳不是精神病患者的诊断证明,才能在学校继续学业。2015年7月20日,陈贯安通知赵阳的母亲到校,称要送赵阳去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治疗。赵阳回忆,当天医务人员将他的双手反绑,陈贯安作为老师也上手帮忙,不顾他的呼喊、挣扎,强制将他送往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部,未经检查诊断,而是直接治疗。强制治疗就是每天要吃十多片药,还要接受麻醉电击治疗,如果不吃药片的话,会被强制绑在病床上,有医护人员掰开嘴巴强灌……赵阳说,自己被强制送医治疗是陈贯安瞒着校方私自进行的,陈贯安欺骗学院领导称赵阳被家人领会治疗,但实际上是背着学院将他送往医院强制治疗。赵阳事后在与学院领导的电话交涉中进行了录音,间接证实了这一点,这也是最终学院处分陈贯安的主因。赵阳说,入校学习期间,他没有任何自伤或伤人的不良记录,他的英语等专业课考试成绩基本都在80分以上,没有不及格科目。这些都能证明自己心智健全,不是精神病患者。2015年11月30日,他得以出院。出院一年后,赵阳自行去河南科技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检查,结论为自己不是精神病人。在此后的去郑州向河南省教育厅以及多次与学院反映、交涉中,他没有精神病的任何症状,思维意识清醒,行为判断能力正常,“我想到通过偷偷电话录音(与学院领导通话)来收集证据,这也说明我的头脑是很清醒的,为什么要给我扣上精神病的帽子!”赵阳出院后,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被学院老师强制治疗并休学一事,并将学院和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起诉到法院,索赔包括后续医疗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在内共计17万元的损失,同时要求对方公开赔礼道歉。赵阳说,“被精神病”的这段大学经历让自己刻骨铭心,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他的生活被毁了,现在每天都做噩梦,经常失眠。他原本想成为一名教书育人的教师2017年9月,他拿到了洛师的毕业证,找了一份文字编辑方面的工作,一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但现在因为要被迫维权、申诉,不得不请假,他也担心“被精神病”的创痛让自己遭遇歧视。赵阳说自己如今出院已经快3年,因为在“被精神病”隔离治疗的134天里,被强制大量服用治疗精神分裂症药物,副作用很大,尤其是对肝脏等损害严重。赵阳很担心有啥后遗症,因为一直在忙申诉,他怕耽搁了病情和治疗,他想近期抽空去医院做一次全面的体检。自己今年才32岁,正直壮年,现在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智力在下降,体能也在衰退,现在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的症状都有了。赵阳平常喜欢读历史和科普方面的书籍,也喜欢看电影,他比较喜欢贾樟柯执导的影片。赵阳说,如果没有这个惨痛经历,他的人生可能就想一位歌手唱的那样完全“不一样”。正常情况下,他会考虑大学毕业后到北上广等大城市去发展,找一份稳定的教师工作,他的大学同班同学有的已经结婚,甚至有了孩子。而他却为维权奔波,家里经济压力很大,父母都已是60多岁的老人,身体都很差,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还得被迫打零工补贴家用,为了自己的官司,母亲都急得病倒了。为了维权打官司,他以及累计投入了3万多元,他是家里的独子,真不忍心再给年迈的父母添负担。赵阳说,父母为自己操碎了心,母亲很位自己担心,也希望儿子能过上正常的生活,曾不断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想早点抱上孙子。赵阳承认自己在日常工作中结识了一位女孩,现在正和她谈恋爱。女友心地善良,为人正直,不是那种整体穿衣打扮、讲吃穿的人。为了能交往下去,他一直没敢以实情相告,也担心女友知道真相,会提出和他分手。他希望如果案子胜诉后,他们关系稳定后再慢慢告诉女友。他也期许能过上安稳的生活,他和女友也曾憧憬着能在大城市买一套房子,过上幸福的生活。谈到案子的重审,赵阳充满信心,对最终胜诉有决心。赵阳表示,他原本一审的索赔金额是30万元,但河南省精神损害抚慰金最高判例是10万元,考虑到诉讼费、家庭经济压力等因素,他最终提出17万索赔。学校有权送学生到精神病院吗?是否性格孤僻就算精神病?是否精神病人就不能上学?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刘昌松昨日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作了解读。刘昌松指出,性格孤僻是性格缺陷,但不是病,更不是精神病,绝不能因为看不惯这种人,而将其当精神病人对待。人的性格千姿百态,这是世界多姿多态的重要原因,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也没有两个人完全一样的性格,每个人都应宽容他人的性格缺陷。国家没有任何法律规定,精神病人不能上学。相反,《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患者的教育、劳动、医疗以及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等方面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在这里,精神障碍者的受教育权受法律保护放在了第一位。另外,还必须明确,不是任何医生都能给人下“精神病”诊断,只有精神专科医生才有资格。一般大中城市的安定医院、精神卫生中心,有些三甲医院的精神科,作为精神专科医疗机构,才有这个资质。学校有无权力强制送学生到精神病院?刘律师表示,《精神卫生法》规定,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所在单位包括学校、当地公安机关有权制止并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也就是说,除了疑似患精神病并有自伤或伤人的情形外,学校无权送学生到精神病医院。本案中赵阳并没有自伤或伤人的情形,学院根本无权将其送到精神病医院。如果证据表明,学院老师确实对医疗机构的人说过“把他带走”,那学院是有一定过错的,一审判决学院完全不承担责任就不妥当,二审应予纠正,判决其承担一定的责任。赵阳通过诉讼维权,是正确选择,这不仅有助于摘掉“精神病”的帽子,还能通过法院责令学院和医院赔礼道歉,修复自己的心理伤害,并且通过判令对方经济赔偿以弥补自己的物质损失。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