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

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

来源:头条网

导读: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在安徽,一名即将放暑假的孩子掰着指头算日子,满心欢喜地等待着父亲的归来。父亲答应他,这次出海赚了钱,就要回家陪他,..

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在安徽,一名即将放暑假的孩子掰着指头算日子,满心欢喜地等待着父亲的归来。父亲答应他,这次出海赚了钱,就要回家陪他,陪他去一次盼望已久的游乐场。然而,就是在这一天,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却永永远远地离开了他。父亲在挖沙作业时,发生了海难,连同他父亲在内的九名船员全部失踪遇难!

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现场遇难船只残骸倒扣在海中同样的不幸和悲剧,也降临在了浙江一位年近八旬的白发老母亲身上。她每天都为自己远行打工、挖沙作业的儿子祈祷烧香,愿他平安健康。但是灾难还是发生了。在葫芦岛绥中海域,一艘挖沙船发生侧翻,船上9人失踪!遇难的船员大多以青壮年为主,他们就这样撒手人寰,永远离开了年迈的父母与嗷嗷待哺的孩童,留下他们无助地哀痛欲绝……悲剧已经发生了,但是噩耗却迟迟没有告知遇难者的家属。是船主逃脱责任,还是地方有关部门故意抵制打压?远在千里之外的遇难者家属们不得而知。直到海难已过去了许多天,遇难者家属才陆续接到通知,从江苏、四川、湖南、安徽等地千里迢迢赶赴事发地绥中。亲属们聚集在海边,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可远远望见的只有遇难船只的残骸倒扣在海中,场面十分惨烈,令人不忍目睹。

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葫芦岛运沙船翻沉 据知情人透露已有人因事故遇难搜救塑料泡沫制简易船筏出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哪!”家属们悲伤欲绝,老弱妇孺们多次哭倒在海边。他们苦苦地寻找着自己的亲人,哪怕只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希望,哪怕只是找到……几个青壮年勉强打起疲惫的精神,在没有任何救援帮助的情况下,用塑料泡沫简单地制作了一个搭人的船筏,祈望能划到那船只残骸的周围,去寻找看看。其中一名青年的哥哥也是这次遇难人员,而遇难的那天是他哥哥生平的第一次上船作业……就这样,这个简易得不能再简易的泡沫船伐载着仅存的希望,慢慢地划向了海中。然而,天不如人愿,泡沫船伐开始逐渐渗水,数次差点翻入海中,悲剧险些再次发生。毫无办法,他们只能小心地划回岸边。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了。每一位遇难者家属都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与恐惧之中。求助24名家属向北京寻求法援2012年7月17日上午10时许,正在河南郑州出差的北京京青律师事务所主任杜冠华律师的手机响起一阵急促的铃音。“杜律师,您好。我们是安徽的,我们的家人6月22日在辽宁葫芦岛绥中发生海难,9个人失踪。我们共有24位家属,现向您求救,求你来绥中,我们需要您的法律帮助!”辽宁绥中是我国飞天第一人杨利伟的家乡。当“安徽”、“辽宁”、“9人失踪”、“24位家属”等一连串的字眼在脑海中掠过,从业多年的杜冠华律师立即判断这是一起重大事故。他知道,9条人命牵连到9个家庭、几十位家属的心,若不迅速引导依照法律程序解决,很容易发生不安定因素。律师的正义与责任不容杜律师多想,他当即答复陌生的求助者:“你告诉其他遇难者亲人,要耐心等我,我争取明天赶到。要相信法律能够保护你们,相信法律的公正。”摸底九人来自四省赔偿标准不一呼声就是命令。2012年7月18日晚7时30分,杜冠华律师带领助理朱律师、罗律师,千里迢迢来到绥中。遇难家属代表刘大姐、钟先生前来接站。在一家小宾馆里,杜冠华律师见到了24位家属,其中年龄最大的71岁,最小的仅有3岁。几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无助、悲伤和疲倦的神情。几十双眼睛将期待的目光都投注在了三位北京来客的身上,杜冠华顿时感到了肩上沉甸甸的份量。对遇难家属们进行安慰后,杜律师顾不上一路奔波的疲惫,连夜分别进行摸底统计。对遇难者的年龄、职业、家庭住址、直系亲属等,一一进行排查,并要看到能够证明的书面证据,包括遇难者身份证或户籍证明、户口本、结婚证、村委会或单位证明。经过排查、摸底和统计,杜冠华律师发现9位遇难者中,有5人属于安徽籍船员,另外4人分别来自浙江、湖南和四川四省,他们的职业分别是农民、渔民和下岗职工。“由此,在计算赔偿数额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遇难者省份不同,所依据各自省份上一年度收入数额不同;由于职业不同,各省份上一年度的农民、渔民收入也不相同。而目前焦点问题是,船方以各自地方不同职业上一年度纯收入,已通报最多只能赔偿每位遇难者19万元人民币。”二十多位遇难家属听后情绪激动,根本无法接受19万元的赔偿数额,双方为此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火爆的场面几乎一触即发。在此情形下,经过仔细研究,杜冠华决定以侵权责任法同一事故遇难、同一赔偿标准作为法律依据,坚持灵活地开展谈判。争议同命不同价?标准有四个据遇难家属们反映:在葫芦岛绥中海域挖沙作业时,这艘挖沙船发生侧翻,造成9人失踪。事故发生后,船东仓皇而逃,不积极施救,不报案,也不通知远在家乡安徽的遇难者家属。当家属们闻讯赶来后,地方有关部门相互推诿,敷衍遇难者家属。事后,船主及其家人不但不积极安抚家属,反而更加傲慢、强硬。家属们都感到很绝望。杜冠华律师决定要为这些遇难者家属讨得权益。他带领助理对9名遇难者的赔偿情况进行了预算,列出了四个标准:其一,按船员处于不同的省份均为农业户口计算,死亡赔偿金在15万到19万元不等。其二,按事故发生地农民身份计算,死亡赔偿金在31万到34万元之间。其三,按遇难人数中有一人为城镇户口,依照该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为51万元。其四,按遇难人在船上工作不同,依船员身份计算死亡赔偿金在120万到140万元之间。针对以上四种标准,杜律师制定了谈判的第一个步骤:首先否认第一个标准和第二个标准;在力争第四个标准的基础上,保证第三个标准。“要看船方的经济实力,不能只给遇难者家属打一张赔偿的‘法律白条’!他们需要现金赔偿。”交锋三个回合后船方大惊失色2012年7月19日。绥中下着大雨,杜冠华律师冒雨找到船方进行谈判。果不其然,在第一回合交锋中,船方表示:“我们最多给每人赔偿19万元人民币,这也是照顾偏远贫穷地区的船员。”杜律师一方坚持依事故发生地作为最基本的赔偿标准。“如果船方坚持每人赔偿19万元,遇难家属则认为船方根本没有诚意,推定船方主动关闭谈判大门,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船方刑事责任等。”第二回合交锋,船方经商量后,放弃了赔偿每人19万元的标准,开始以“经济困难”、“没有能力赔偿”等理由,来和遇难者家属方谈判。杜律师及时调整谈判方案,当场强调:“船方只是暂时有所谓的‘经济困难’。但对于9位遇难者的家属来说,他们已经永远失去了亲人,再也无法弥补。”船方听后,便不再强调经济困难了。在第三回合激烈交锋中,杜律师代表遇难者家属,让船方拿出9名遇难船员的工资清单,发现他们每月工资在6000元到1万元之间不等。他随即向船方施压,阐明依照法律规定:“死亡赔偿金标准可以按受害人的固定收入来计算。所以,如按照船员工资计算:每人的死亡赔偿金大约在120万元到140万元之间。”船方听后大惊失色,认为这是“天文数字”,所以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耍赖。谈判进入了僵持状态。杜冠华律师告诉船方,要以人命为主,少计较个人的经济损失。给船方三天时间考虑,否则一切后果将由船方承担。2012年7月22日,距离9位船员遇难已经整整一个月。遇难家属在绥中,对于自己的亲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日夜处于悲痛之中。而船方又迟迟不予赔偿答复,24位家属开始激愤,对战一触即发。杜冠华审时度势,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领导进行面谈。政府领导答应在一周之内,一定给遇难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24位家属处于焦急的等待中……谈判连夜激战统一按城镇标准2012年8月1日,由辽宁绥中政府和安徽当地副县长、民政局局长、镇长、村长组成的6.22海难协调处理小组成立。政府领导首先给船方做思想工作,说明利害关系。船方反映遇难方索要赔偿数字没有标准。随即,政府领导通知遇难方杜律师次日进行三方会谈。8月2日,杜律师在北京接到通知,立即购买了开往绥中的火车票。原计划于8月2日晚上到达绥中,但天气突变。离登车只剩半个小时,北京火车站突然发出紧急通知,北去的列车将要停运三天。由于辽宁此刻突发大水,山海关铁路被冲断。面对千里之外24位遇难家属的期盼,杜律师决定选择承运客车向绥中进发。因辽宁洪水,途中换乘三次客车。几经周折,8月3日晚8时,杜冠华赶到绥中。此时,绥中县城已是一片汪洋。遇难家属的两个代表在城外迎接杜律师,急急地说:“政府领导8人在会议室等了一天。”杜律师顾不上吃饭,趟着齐腰的洪水,赶到会议室连夜会谈。一场激烈的交战开始了。首先,政府领导表明自己的立场,一定在法律的范围内把海难后事安抚好。因船方已经多次与处理小组沟通交流,杜律师感到政府领导也对遇难方提出的标准产生质疑,让拿出赔偿依据。针对赔偿标准的法律规定,杜冠华律师进行了详细讲解。“在《侵权责任法》颁布以前,对于死亡赔偿金是根据受害者的户口性质来确定的,即分为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因城镇居民的纯收入远远高于农村居民的纯收入,因此造成城镇户口的受害人赔偿数字远远高于农村户口的受害人。即‘同命不同价’。这在社会上已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也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所以,我们国家于2010年7月1日开始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该条款可以解读为关于“同命同价”的规定,也可理解为“在同一事故中死亡的人对于赔偿金是就高不就低的”。此规定体现了法律的公平公正,是中国法律的一大进步。“6.22海难涉及到四川、湖南、浙江、安徽四省,若按各省农村户口性质来计算赔偿标准,就是船方所讲的十几万元到最多的19万元。但是此次海难发生在《侵权法责任法》颁布以后,旧的法律被新法律所代替,应以新法律《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计算遇难者的死亡赔偿金。”杜律师继续说,“在九位遇难者之中,有八位遇难者属于农村户口,只有一位属于城镇户口。因此,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就应当全部按照城镇户口的赔偿标准进行赔偿计算,才符合现行的法律政策。”听完这番讲解,政府领导立即同意按照城镇标准统一赔偿。船方也不得不接受了。赔付三天后家属拿到全部赔款随后进行每个遇难者家属具体赔偿数字计算。杜冠华律师拿出早已备好的所有遇难者家属相关资料,对每个家庭的死亡赔偿金、扶养费、抚养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损害赔偿等详细计算。最终,9名遇难家庭平均得到赔偿约计56万元。赔偿数额由一开始的19万元,增加到如今的五十几万元,这远远超出了遇难者家属的预期,而且避免了长期的诉累。对于最后的赔偿数额,所有遇难者家属都感到非常满意,而且他们还拿到了遇难者久违的工资。直到最后一家签完协议,已是8月3日凌晨四时。连夜八个小时奋战,6.22海难暂告以段落。遇难者家属赢得了公平,杜律师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他几乎忘记了疲劳,心里只感到欣慰和轻松。2012年8月6日,赔偿款全部到位。杜律师安抚了所有遇难者的家属。在捍卫自己权益的过程中虽有坎坷,但是所有的遇难者家属最终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权利,真正体会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案后发言案后,杜冠华律师对本报记者说,通过对6.22海难的办案体会,从法律层面上来讲有以下两点。“一方面是《侵权责任法》的公布与实施,在本案中让所有的遇难者家属体会到了法律的公平与正义。但是,从另一方面上来讲,我们的《侵权责任法》只是单一的规定了同一事故的同命同价。从现实情况上来看,还有一定的局限性。如果我们的法律能够进一步规定:在所有的事故中遇害的人不分民族、身份、职业、户口、地区,统一一个国家规定的赔偿标准。比如:类似于国家赔偿法则所规定的赔偿受害人的误工费是全国一个标准。这会真正体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律真正意义上的进步!”名律铁案杜冠华律师北京京青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2013年7月荣获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司法部、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联合颁发的优秀公益律师荣誉称号。2013年1月获得北京市石景山区司法局优秀律师荣誉称号。1997年从事律师行业十余年期间,积累了深厚的法律功底和娴熟的诉辩技巧,是一名专业的民事、刑事、经济、行政辩护律师。具备较强的沟通协调能力,能够把法律知识和社会实践灵活相结合,能够为当事人伸张正义、保驾护航、掌控风险、减免损失。曾成功办理一些经典刑事辩护案:邱某贪污案;孙某被指控诈骗罪、票据诈骗罪案;丁某虚开增值税发票案;周某非法经营1800万案;梁某雷管爆炸案等。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