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

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

来源:光明网生活频道

导读: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今年7月16日晚,涿州市医院外科主治医生伍医生在值急诊夜班时接诊了一位车祸患者王某,伍医生诊断王某无大碍,但患..

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今年7月16日晚,涿州市医院外科主治医生伍医生在值急诊夜班时接诊了一位车祸患者王某,伍医生诊断王某无大碍,但患者家属似乎对这一诊断结果并不满意,最终,王某本人和其儿子、女婿一起围殴了伍医生,造成其至少两根肋骨骨折,经鉴定为轻伤二级,已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标准。

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殴打给伍医生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影响,一度需要服用安眠药,但事件后续的处理工作令他非常困惑甚至愤怒,事件已过去3个多月了,为什么打人者至今依然逍遥法外,他只是听派出所说立案了,并没有拿到任何法律凭据。2018年7月16日的急诊夜班由伍医生当值,晚9点40分左右,一位男性患者来到急诊室,经了解,该患者王某是一起交通追尾事故中的受害方,现年57岁,医生的诊断将用于处理这起事故。伍医生回忆,王某进来时身上没有明显外伤,只说自己脑袋疼、肩膀疼,在做了螺旋ct等检查后,伍医生诊断王某为“软组织挫伤”,并无大碍,给他开了些药并出具诊断证明后,便告知王某可以去处理事故了,“他拿着病历和片子就出去了,没说什么,当天急诊病人特别多,只有我一个医生,根本忙不过来,我几次出诊室发现他都还没走,但没顾得上问为什么没走,只记得他身边围着的人在不断增加,到11点半左右的时候,王某身边可能已经站了10来个人,但我不确定来的是否都是王某的亲友,或许也有事故另一方的人,我还听到了争吵声。”

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医生被围殴骨折 值得关注的是现这个棘手问题还没解决晚11点半左右,王某的一位家属走进诊室,对伍医生说王某的脸有点红,伍医生让王某进来看看,此时伍医生觉得王某的态度比之前差了一些。伍医生让王某去量血压,结果为150/80mmhg,这一数值未达到临床处理标准,王某也表示自己平常没有高血压,于是伍医生建议王某去诊室外面歇一会,但王某不愿离开,“于是我对王某说,这里是急诊科,不是普通门诊,您的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王某听完这话就不高兴了,一拍桌子跟我说:‘你是大夫,我是病人,你的工作就是给我好好看病’等等,我觉得这时候他已经是无理取闹了,便不想再理会。急诊诊室里没有监控,王某身边有那么多家属,我担心他们会动手,况且还有那么多患者等着我,我不想闹出事,所以开始往外走。”伍医生向外走时,王某有阻拦的意图,并在其身后一直辱骂,伍医生虽觉愤怒,但始终一言不发,直到王某的儿子和女婿也加入辱骂的行列,伍医生忍无可忍,“我觉得王某骂就算了,好歹是长辈,可以不理,但是他的儿子、女婿也骂我实在不能接受,于是回了一句‘这里是医院,你们干嘛呢?你们想怎么着?’”伍医生的回应激怒了王某家人,他们开始大打出手。监控视频显示,一名穿白t恤的年轻男子快速冲过来,一拳重重砸在伍医生头上,而后另一名年轻男子也冲过来一起参与殴打,伍医生曾试图反抗,但很快就被压了下去。伍医生说,警察事后问他有几个人打他,他完全不知道,是在看了视频后才知道至少有3个人参与了殴打,分别是王某、王某的儿子和王某的女婿。殴打发生约半分钟后,视频里出现了两名警察,制止了殴打。“那两名其实是交警,当晚为处理另一起交通事故来到医院,幸亏有那两位交警,不然还不知会是怎样的后果。”伍医生说。很快,接到报警的双塔派出所民警也赶到了现场,在配合警察的工作后,伍医生表示他还得继续值夜班,警方要求他下夜班后去派出所做笔录。“当时急诊室里一个患者右耳廓撕脱伤,耳朵几乎都掉下来了,还有一个血气胸,需要手术,我不能离开。我处理到凌晨4点半才差不多都处理完,这时发现右边肋骨不太对劲,一躺下就疼。夜里只能做普通ct,放射科的同事看了片子后告诉我怀疑骨折,让我转天做个64排ct。”7月17日早上交班后,伍医生先去双塔派出所做了笔录,回院后,院领导要求他住院,同样怀疑他骨折。当日办理住院后,伍医生于18日做了64排ct,检查结果显示,伍医生右侧第8、9肋骨骨折,第10肋骨可疑骨折。伍医生不是涿州本地人,事发时家人都在老家,伍医生只能自己一趟趟往派出所跑,递送各种材料。他曾以为事情会很快得到解决,案情并不复杂,又有监控视频,诊断结果很清楚,但事实与他所想大相径庭。7月18日,伍医生将诊断证明交到双塔派出所,7月27日,伍医生应双塔派出所张姓副所长的要求前往派出所,那一天,张副所长问他想如何处理这件事,“他说两条肋骨骨折,可以民事调解,也可以走刑事案件,并透露出对方想赔点钱了结的想法,被我拒绝了。”此后,再无人主动联系伍医生。8月9日,伍医生找到张姓副所长,要求做司法鉴定,走司法程序,提供了所需材料后,伍医生再次开始了等待。8月23日,伍医生追问张姓副所长,司法鉴定什么时候可以做,张姓副所长表示正在走程序。伍医生当日拨打市长热线投诉,并向涿州市公安局投诉,转天,他得知司法鉴定手续办理完毕。9月3日,伍医生去派出所询问鉴定结果是否出来了,值班民警询问后告诉伍医生,结果已经出来了,并表示接下来会通知当事双方。9月6日,仍未等到电话的伍医生又一次来到派出所询问鉴定结果,再一次向涿州市公安局投诉后,他于当日下午见到了自己的法医临床学鉴定书,他的损伤程度被鉴定为“轻伤二级”。警方再一次为他做了笔录,在做笔录的过程中,他看到殴打他的王某也来到了派出所。4天后,伍医生再次被叫到派出所,这一次他和王某、王某的女婿坐在了一起,王某的女婿对鉴定结果提出异议,“他说我从事发到拍片子,中间间隔了8个来小时,他怀疑我是在这期间自己摔断了肋骨,故意讹他们。于是我又解释了一下事发后我都干了什么,但王某的女婿并不认可。”那天,伍医生在派出所里从早上待到天黑,临走前,王姓警官表示将递送现有材料给检察院,看能否批捕。“走出派出所以后我就想,怎么我也在派出所里待了一天?”伍医生苦笑着对记者说。后来,因为对方提出要求做二次鉴定,伍医生于9月16日在警方的陪同下去保定市第二中心医院又拍了一次片子,诊断结果仍是一样的。此后,事情似乎再一次停滞不前。时至今日,距离事发已过去3个多月,伍医生甚至还没有拿到一张“案件受理通知书”,“只是听派出所民警口头说立案了。”现在,伍医生讲述自己被打遭遇的时候已可以保持平静,但当他说起事发后这3个月内的种种经历时,忍不住流下泪水,这段时间,他被太多的情绪煎熬着。虽然是受害者,但被打这件事依然令伍医生觉得颜面受损,连输液都要躲进医生休息室里。随着时间的推进,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每个人的关心询问在伍医生听来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他也在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事情拖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一个说法,为什么打人的人至今仍未被绳之以法,为什么事情好像总是需要自己去催问、投诉才会有一点点进展。“那时候心里一遍一遍地想这些事,越想越生气,加上伤口也疼,我不仅要吃止疼药,还得吃安眠药,有一次直接把自己气到肠道痉挛,一大早就来医院打针。”说完,伍医生拿起纸巾,擦了擦眼泪,“我就是想让这件事有一个合理合法的解决。”10月20日,记者联系了双塔派出所张姓副所长,张副所长告诉记者,这起案件已经立为刑事案件,之所以至今没有对打人者采取强制措施,是因为他们对司法鉴定结果有异议,已联系北京政法大学法医门诊做二次鉴定,材料已经邮寄过去了。等二次鉴定结果出来以后,如果依然是轻伤,且伍医生依然拒绝调解,警方将按照程序,对打人者采取强制措施。至于处理过程为什么拖了这么长时间,张副所长表示,双方之前曾“私了”过,但因价格悬殊太大没有谈拢,才转而走了司法程序。而双方起冲突的原因,据打人者对警方讲,是因为王某当日想住院,但医生没有允许,继而发生口角。对于曾经想要“私了”但未谈成的说法,伍医生表示不认可,“是张副所长找我谈的,不是我主动要调解的,而且也不是和王某一方直接对的话,对于张副所长说出的调解条件,我当时就明确表示了拒绝,后面王某一方还拖中间人来找过我想要调解,也都被我拒绝了。”至于冲突的起因,伍医生告诉记者,王某及其家属并未提出过想要住院的要求,“如果他们明确说了想住院观察一下,可能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了,他们不说,我作为医生,就要按照医学的规范来做,他都能动手打我,这像是需要住院的情况吗?”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