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网>新闻>今日热闻>商家双11亏损10万 市值仅剩282亿美元

商家双11亏损10万 市值仅剩282亿美元

来源:搜狐网

导读:文 / 天下网商记者 杜博奇昨夜,纳斯达克延续跌势,中概股一片绿油油,京东公司的股价再度大跌7.67%,收盘价格为19.49美金,即将跌破19元的发行价。..

原题:刘强东事后首发声,京东跌近发行价,市值仅剩282亿美元——来源:搜狐网

文 / 天下网商记者 杜博奇

昨夜,纳斯达克延续跌势,中概股一片绿油油,京东公司的股价再度大跌7.67%,收盘价格为19.49美金,即将跌破19元的发行价。

11月19日,京东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至今短短两天时间,300多亿人民币市值灰飞烟灭。

刘强东出现财报发布当天的电话会议上:“现在整个京东集团的管理团队已经稳定而且成型,我个人正面临四件事情: 战略、文化、团队还有新业务。”这是性侵风波两个月后,他首次公开发声。

期间,一位分析师追问刘强东:“可否介绍一下有关明尼苏达事件的最新进展情况?”

京东CFO黄宣德接过话茬,给出了一个官方回答:“我们确实没有可以告诉你的新信息……就像你看到的,刘强东已经回到公司正常工作,并且这件事并未对公司运营产生影响。”

黄宣德是纽约执业会计师,做过花旗银行的投资银行家、KPMG的审计师、多家互联网上市公司的CFO,还是易车的独立董事,对美国上市公司的规则可以说是了如指掌。那么,他说的话可信吗?

9月,刘强东事件发生至今,纳斯达克指数下跌14%,京东则下跌35%,上千亿市值蒸发。

一位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因为一出桃色风波,成了这家公司遭遇的头号黑天鹅,不仅损伤了自身形象,还拖累了原本就疲软的公司股价。这就是刘强东与京东在2018年的写照。

京东披露第三季度财报后,短短两天时间,股价大跌14%,距离最高市值缩水了60%,目前还剩不到282亿美金的盘子,与拼多多目前256亿美金的市值只有一个身位的差距。

凯文·凯利提醒那些风头正劲的互联网公司:“竞争者潜伏在你的身后,随时会掠夺你的地盘,今天你还是一山之主,明天这座山就不存在了。”刘强东显然听不进这样的忠告。他花费20年打下的江山,正在被80后黄峥创建的拼多多超越,无论GMV增速还是活跃用户增速都稍逊一筹。

抛开京东第三季度财报中的华丽数字,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活跃用户流失、GMV增速下降、运营成本上涨、核心业务亏损,凭借投资收益斩获账面盈利的基本面,它还有前途吗?

 

京东增长真相

拉开时间的坐标轴,我们可以看到——京东还在增长,只不过增长的速度已经不如从前。

 

2018年第三季度,京东GMV达到394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0%。创造了连续六个季度的最低增速。作为对照,拼多多第三季度实现3448亿GMW,同比增长386%。相比之下,京东疲态尽显。

京东自称第三季度斩获30亿人民币净利润,相比去年第三季度10亿净利润,大增200%。

这主要归功于投资标的公允价值上涨,而不是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提升。实际上,京东第三季度的主营业务亏损了6.51亿人民币,如果不是投资收益和利息收入加持,核心利润还是负数。

今年9月,京东3.97亿美金投资的英国奢侈品电商Farfetch上市,最高市值冲击到94亿美金,截止9月30日,作为大股东京东账面浮盈36亿人民币,但是这几个月随着美股大盘的下挫,Farfetch的股价也有所下跌,截止目前,京东的账面收益已经缩水了28%左右。

有意思的是,京东在第三季度财报转换了统计口径。2018年第二季度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实现净利润4.78亿人民币。2018年第三季度斩获30亿人民币净利润,则是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统计。如果采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统计方式则要打上一半的折扣。

固然有无数种会计手段帮助京东公司实现数字增长,但是,用户的流逝却是不争的事实。

截止2018年9月30日,京东活跃用户数量定格在3.052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000万,不过却比上一季度下降了860万。对于一家平台型自营电商来说这简直是致命的问题。

套用饿了么CEO王磊对即时配送业务的描述,京东的主营业务也可以概括为CBD。所谓以客户为中心,C端的消费者是这一商业模式的引擎,它拉动了B端品牌商的商品销售,也让连接B端与C端的物流(D)变得有价值。用户的流失,意味着还在大举扩张的仓储物流利用率开始下降。对于采用重资产模式的京东而言,这成为提升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一道障碍。

一位离职的京东员工认为,今年爆发的“斐讯路由器事件”打击了京东在男性用户群体的好感度,而刘强东性侵风波则让京东在女性用户心目中的地位下降,是造成用户流失的两个隐性原因。

这位京东离职员工透露,京东平台上的很多品牌自营旗舰店,实际上是京东的采销人员在操作,品牌商最多做个页面,“定价权在京东手里,不在品牌商手里,只能听京东的摆布。”

集中采购的模式让京东掌握了商品流,也因此获得了商品定价权,随着对利润的诉求越来越高,京东不仅占用账期,还把商家的抽点提高到了10%,变相导致了一部分商家的离开。

网络效应下,一个平台的价值量随着成员关系的激增而指数倍增加,并且还如同地心引力般源源不断地吸引着更多成员的加入。用户和商家的离开则意味着这个平台价值的下降。

用户流失的同时,京东还在效仿亚马逊的prime会员模式,推出自己的PLUS会员体系,试图拓宽和加速变现,探索进销差价之外新的盈利模式,目前已经斩获了1000万会员。

京东的活跃用户和物流基础主要位于一二线城市,商品客单价相对较高,一二线城市用户的订单得以冲抵一部分成本。但是,京东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仓储物流覆盖能力较差,相比四通一达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而且在商品客单价上,也不具备拼多多那样的用户吸引力。

京东推出的拼购业务并没有阻止用户的离开。实际上,京东流失的860万活跃用户,一部分就去向了拼多多。今年第三季度,拼多多活跃买家数量达到3.855亿,同比增长144%。

一二线城市,京东面临天猫、苏宁两个强劲竞争对手,服装、百货品类已经丧失优势,3C数码和家电产品上的优势也在下降;而在三线及以下城市,淘宝与拼多多的存在,也让它很难渗透下去。

 

疯狂烧钱背后的焦虑

核心业务尚未盈利的京东,正在疯狂地投入技术研发。从2017年开始,每个季度的研发投入都保持15%左右的增长。今年第三季度研发投入34.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96%。今年前9个月研发投入总和高达86.4亿人民币,2017年和2016年分别只有66.5亿元、44.5亿元。

 

今年夏天,京东二季度财报发布后,刘强东提到:“将继续优先推进技术创新,帮助合作伙伴增强自身实力,提高效率……科技创新将帮助京东实现零售即服务战略,推动公司下一阶段发展”。

CFO黄宣德也附和说:“京东将继续投资技术,因为公司相信,技术定义零售的未来。”

消耗了巨大的自由现金流,京东终于烧钱做出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平台、区块链服务平台、数据分析平台。

互联网公司投入技术研发,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比如阿里、腾讯每年都有客观的研发投入。京东之所以如此不惜成本地做研发,一个隐藏的原因就在于人力成本的快速提升。

目前,整个京东集团大约有17万多名员工,其中70%以上的员工是一线的仓储物流人员。

一位离职的京东员工说:“京东的服务体验是靠人力堆积出来了的,一线员工都很苦,薪资福利不高,只能靠狼性价值观支撑,区域公司负责人要求员工加班不打卡,这样就不用支付加班费了。”

“之所以大力推动技术,最大的担心是人力问题,人力成本越来越高,就没办法支撑下去。”

京东作为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与其说是通过制度,不如说是刘强东个人权威在驾驭这个17万人的组织。

当年,京东品类拓展、自建物流等几件决定性的大事,都是刘强东一人拍板定下来的,这给他建立了很强烈的自信心。而随着自信心的膨胀,又演变成了强势、集权的管理风格。

刘强东习惯用两类人:一类是基层的管培生,从大学生直接招募进来,还是白纸一张,心思单纯,靠谱、放心,薪资也不高;另一类是业务端的中高层,基本上用的都是跟随刘强东创业多年的老人。

比如,CFO黄宣德就提到京东的高管团队,“大部分成员都在京东工作了5到10年。”

刘强东在2003

这样的公司氛围下,很多空降的高管无法落地,也很难实现自我价值,所以走了不少人。

京东本质上还是一家吃进销差价的销售公司,虽然当年在风险资本的推动下,刘强东一意孤行投入了很多资金自建仓储物流,获得了服务口碑。但是实际上仓储物流也只不过是它完成订单交付的一种必要的履约手段,而随着顺丰、菜鸟的快速布局,这个优势也变得一般化。

如此背景下,重资产公司变轻的唯一解决方案就是技术升级,取代成本快速上涨、管理挑战最大的人力。

相比天猫的小二可以管理一个品类,自下而上的推动业务,京东的员工没什么权限,就是一个执行的螺丝钉。“京东自上而下的管理,老刘定个目标,一层层往下拆解,强调狼性”。

为了冲刺业绩,有时候刷单之类的事情不可避免,品牌商负责人也需要拿着这个成绩给老板看。不过,“很多员工不想干这么没有价值的事情,但是老板一层层地压业绩,不想干只能滚蛋。”

相比人工,机器不必每月支付工资,也没有情绪,然而如果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将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缺席的刘强东

刘强东的微博已经整整5个月没有更新了。他的上一条微博,还要追溯到今年6月19日。

 

20年前的6月18日,刘强东在北京中关村创办了京东,当时的名字还叫京东多媒体。生意做大后,刘强东就把6月18日定为京东的店庆日,每逢这个时间点就搞一次当年最大力度的促销。

1998年京东多媒体

今年京东618下单金额(注:京东说的下单是指生成订单,但不一定成交)1592亿人民币,这是从6月1日到6月18日的下单金额总和。

6月19日这天,下午4:08分,刘强东在微博上对409万粉丝复盘京东618的表现,宣布了京东第一架重型无人机和超重型无人机项目的一连串数字。最后引出了他的心里话:“这些技术研发投入巨大,但是我坚信可以改变全球物流业!坚信可以为行业创造巨大价值!”

这属于典型的“刘氏话语体系”,奔放、豪迈、铿锵有力的长句,发散出一股希望改变世界的精气神。

一个月后,京东第三次入选《财富》世界500强,上升80个名次位列第181位,在全球互联网行业,仅次于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刘强东也迎来20年商业生涯的高潮。

《财富》对世界500强的评选标准是按照营业收入而非盈利能力。包括Amazon、Alphabet、Facebook和阿里巴巴在内,全球营收最多的前五大互联网公司,唯独京东是亏损的。

从营收规模上看,京东固然是“大”的。但是,从盈利能力上来看,它又称不上“强”。

大而不强的公司就像纸老虎,通过大规模补贴获得的市场份额和营业收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而当时的刘强东还沉浸在事业巅峰的高光时刻,踌躇满志地谋划着四面扩张的计划,完全没有料到,很快就将迎来命运的转折点,而他所创建的公司未来也因此变得扑朔迷离。

查理·芒格告诫世人:坚持不做傻事,否则名声与正直这两样最重要的资产,可能在一夜之间失去。

性侵风波发生后,一向乐于站在聚光灯下的刘强东,忽然变了一个人,频频缺席重要场合。

9月中旬,上海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吸引了大量互联网巨头,刘强东没有到场,反而跑去湖北考察。

10月24日,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发布《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身兼阜平县石头村名誉村长、全国政协委员等职务的刘强东,并没有出现在这个名单上。

11月上旬,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大佬云集浙江乌镇,就连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也受邀过来大谈扶贫,曾经热闹的“东兴饭局”成员多半到场,唯独缺少了一个刘强东。

就像马克·吐温说的那样:“人类如同一轮月亮,总有一个阴暗面,从来不让人看见。”

热闹非凡的互联网舞台上,一贯强势的刘强东成了那个缺席的人。沉默的螺旋背后,预警尚未解除的性侵风波,如同一把悬挂在公司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随时有可能掉落下来。

对于一家正在丧失成长性的互联网巨头而言,也许只能祈祷奇迹的出现来扭转局面了。

更多精彩资讯点击襄网浏览:http://www.xiangw.com